第647章 又一个戏精!

作品:天妃策之嫡后难养|作者:叶阳岚|分类:都市|更新:2020-01-22 21:03:19|字数:4613字

“二哥?”王修苒大出所料,快走两步上了台阶,“你怎么……”

本来她一介女子,千里迢迢来这胤京,家里就是不放心的。

并且他们兄妹之间的关系好,其实是不介意安排让王修齐来送她的。

可王修苒深知之前因为端敏郡主一事,王修齐心中始终耿耿于怀。她这二哥的心性王修苒清楚,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人品纵然不算坏,分得清是非对错,可相对的没经历过挫折和风雨,心智不够坚韧,行事作风上也颇为浮躁。

他从情窦初开时候起,就痴迷端敏郡主美貌,偏端敏郡主心高气傲,对他也不怎么上心,如此这般下来,两人之间真正的了解其实没多少,许也就是因为拉开了这样的距离,反而让王修齐更是对对方充满了向往。

当初端敏郡主为萧樾所杀,虽然王修苒和梁晋都或多或少的提醒过,说端敏郡主深夜主动找到萧樾那去,只冲这一点,那件事就不能完全怪在萧樾头上。可王修齐根本听不进去,始终认为所谓的“行刺”之说,仅是萧樾杜撰,并且梁帝为了和大胤皇室和解,才违心承认的。

王修齐心中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只是在皇权面前,他人微言轻,也无力扭转,这才不了了之的。

王修苒知道自己这二哥心中始终没有放下此事,所以此次她来胤京,才刻意知会了父亲,让父亲找了个差事把二哥调离了皇都,为的——

就是不想让王修齐跟着来。

因为怕对方冲动之余会做出什么事来。

结果——

她费尽心机,最后王修齐还是来了。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王修苒本身就压力巨大,顿时心中就生出几分恼意,只是她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略有几分惊讶地和王修齐打招呼。

王修齐摆摆手,打发了方才跟他说话的随从,转过影壁迎到王修苒面前,露出个爽朗的笑容来:“还说呢?我是直到上个月底回了皇都才知道你居然来了胤京。这样山高路远的,就算有朝中的官员护送……你不等我回来送你?”

南阳侯府的世子也就是嫡长子,已经二十有八,马上就是而立之年,但是王修齐没比王修苒大几岁,兄妹俩小时候经常玩在一起,大些了就一同出门应酬什么的,兄妹感情很是不错。

王修齐在人情世故上虽然没有王修苒练达,但也不是完全的不懂事。

他自然知道王修苒这趟为什么会来胤京。

王皇后和王家的大事,也是他心中的大事,所以也不觉得妹妹前来胤京有什么不对,只是埋怨对方没有等他一起。

王修苒心中有些疲惫,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带着他往里走:“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一边走一边转头吩咐蕊儿:“去跟吴伯说,让他安排人去把翠竹苑打扫整理一下,给二哥住。”

“是。小姐。”蕊儿应诺去办。

王修苒的事,一般不怎么瞒她,她也心知小姐不希望二公子来胤京,走时就不免忧心忡忡的看了两人一眼。

王修苒不以为意的带着王修齐往花厅去,边走边又问他:“二哥过来,家里父亲母亲他们都是知道的吧?”

提及此处,王修齐的目光就微微一闪。

南阳侯他们知道是知道,可南阳侯并不赞成他追来胤京,甚至父子俩还大吵了一架。

只是南阳侯到底是没料到儿子会在他那样强烈的反对之下还是一意孤行的跑来了胤京,派人出来追,王修齐却很聪明的事先料到他的追踪路线,换了小路,没走官道,给完美避过了。

这些话,王修齐自然不会同王修苒说,只含糊道:“知道,我与他们说了。”

无论如何,他人已经在这了,王修苒是不能赶他走的,而且两人份属兄妹,她也命令不了王修齐,所以即便心中忧虑,却也没在这件事上打转儿。

两人去了花厅坐下,很快就有婢女送了茶水上来。

王修齐紧赶慢赶走了这一路,可谓日夜兼程,累得很,一口气灌了三碗茶水才算解渴。

然后他问王修苒:“你到了这里,怎么没去找梁晋?一个女孩子家住在外面,这样多不安全。”

梁晋被册封为太孙之后,王修齐就已经默认他是和自己王家还有王皇后坐在了同一条船上了。

再加上他和梁晋在皇都的时候经常厮混在一起,颇有交情……

这时候梁晋丢他妹妹一个人在胤京这里,难免心生不满。

王修苒看出了他的情绪,刚想说话,外面就见景嬷嬷端着一碗甜汤进来。

王修苒立刻闭了嘴。

而王修齐自然也是认识景嬷嬷的,但他并不知道对方被王皇后遣送来胤京的消息,还当是王修苒过来的时候就被王皇后指派过来的,故而并不觉得奇怪。

景嬷嬷走进门来行礼,顺手将手里汤盅摆放到王修齐面前:“二公子风餐露宿的赶过来,辛苦的很吧,厨房那边有炖的甜汤,您先垫垫,老奴已经吩咐他们赶紧准备晚膳了。”

说完,就抱着托盘挪到王修苒身后站定,规规矩矩一副要留下来听命的架势。

“有劳。”王修齐对王皇后身边人很客气,他急着过来,路上紧赶慢赶的,确实饥肠辘辘,不过一个大男人,倒也不是不能忍,何况他本身并不喜欢甜食,所以就只将那汤盅放着,没动。

重新看向王修苒,刚想再说话——

王修苒连忙抢白:“二哥你既然到了,就写封信给父亲大人报平安吧,省的家里他们惦念。”

顿了一下,又道:“刚好我这边也搜罗了一些礼物想带回去送给姑奶奶和母亲他们,你写好了信,让信使一起带回去。”

报平安的信也就罢了,礼物什么的,真没必要这么急着往回送。

王修齐虽然心思不深,但也不是完全不懂察言观色。

尤其是这个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亲妹妹,对王修苒的习性他甚为了解,眉头不易察觉的微微皱了一下,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对。

于是点头:“也好。”

因为他们兄妹一起过来的,下面的丫鬟仆妇都懂规矩,自觉的就没跟进来,此时这屋子里就只站着个门神一样的景嬷嬷,一动不动。

王修苒心中厌烦的很,干脆就站起来:“我要先回去换身衣服,二哥你也先去洗个澡把衣裳换了吧。”

说着,又回头看景嬷嬷:“库房的钥匙在蕊儿那,嬷嬷去跟她拿,姑奶奶的喜好您最清楚,顺便帮我挑选一下其中哪些礼物送给她更合适。”

她抬脚往外走。

王修齐此时心中已经警惕起来,只是不动声色的暗中打量了两人一眼,就跟着她往外走,一边状似随意道:“我住的地方在哪边?你不给我指个路?”

王修苒微笑:“这宅子不算大,前院看着不太好,小花园周围点缀了四个院子,反正就咱们兄妹两个,也没什么好忌讳的,都在后院,一会儿我指给你。”

王修齐点点头。

景嬷嬷不好再跟着他们,等从院子里出来,就只能单独走了另一边,去寻蕊儿了。

一边走,还一边时不时回眸张望。

大小姐办事是足够稳妥,可王家这位二少爷却不是个靠得住的……她有点不放心。

这边兄妹两个是规规矩矩的并肩往前走,看样子应该就是闲谈,也不像是说了什么要紧事的样子,她这样看着,才算稍微放心了些。

待到拐了个弯,彻底隔绝了身后那两道窥伺的视线,王修齐就一把扣住妹妹的手腕,沉声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他虽然有时候做事会头脑发热,但是对唯一的嫡亲妹妹的情绪还是能够准确拿捏的。

王修苒低着头,本来只是看上去有点无精打采,此刻却突然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落。

因为低着头,脸上的情绪看不分明,王修齐是看到落在脚下青石路上的水珠时才反应过来,顿时手忙脚乱。

妹妹从小就很坚强,四五岁的时候就很小像是别的小姑娘一样,动辄就哭鼻子了,就连三年前他为了端敏郡主的时候迁怒打了对方一巴掌,那样大的委屈之下,她都没哭过……

王修齐心慌不已,匆忙之下赶紧双手抓住她的肩膀,再次追问道:“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受委屈了?是……梁晋?”

王修苒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整个胤京里,他唯一想到的能和妹妹扯上关系的人就是梁晋了。

“二哥……”王修苒终于抬起眼睛看她,眼泪流了满脸,却还是很克制,并没有扑到他怀里痛哭抱怨,之是肩膀一抽一抽的,好半天才满腹委屈的哽咽出声:“我不想呆在这里了,我想回家。”

王修齐从没应付过这种场面,只是手脚僵硬的愣在那里。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直觉上他觉得问题应该是出在梁晋身上,但他又知道妹妹此次的使命是什么,那种事,他很难当面问出口,所以纠结之下,就只剩无措。

好在王修苒哭了一会儿就拿袖子用力的抹了把眼泪,依旧语带哽咽的断断续续说道:“我本来是想,为了王家,为了这些年姑奶奶对我的栽培,我能做到的,可是二哥,太难了……我承认我不讨厌晋哥哥,可是在我心里,我却一直只把他当亲哥哥看,所以以前跟他在一起见面的时候才会那般自在,可是这一次自从我来了胤京,开始带着目的刻意去接近他的时候,我才发现这真的太难了,我根本就做不到。他在人前还护着我,我却在背地里算计他,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她的情绪似乎一直在刻意的自我压制,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糟糕。

王修齐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妹妹,嘴唇动了动,竟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她的话。

王修苒是王家的女儿,仿佛为了王家的前程和王皇后的谋划去服从去牺牲,都是天经地义的。

王修齐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是这种认知,仿佛这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如果王修苒今天不在他面前哭诉,他几乎想不到这件事里面有什么不合理的。

可是此刻,王修苒的一番控诉才如同当头棒喝,将他打了个踉跄。

王修苒不愿意的事,会让她觉得矛盾和痛哭的事——

本身就不该存在!

以他们王家今时今日的地位,总不至于要这样委屈一个女孩子才能保住家业吧?

“什么算计?为什么要算计?没有人要你算计!”王修齐愣了半天才赶紧抬手去擦脸上泪痕,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我跟晋哥哥的事,姑奶奶说她办法直接降赐婚的旨意,所以这件事一定要靠我自己来做,”王修苒脸上的表明很崩溃,“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对他开口,再出格的事我又做不出来。我知道,为了姑奶奶和咱们王家的前程,我不该退缩的,可如今姑奶奶已经对我越来越不满意了,前两天才又刚派了景嬷嬷过来传话催促我……”

话到这里,她就又有点控制不住情绪的身体颤抖起来,双手捂住了脸。

王修齐的眉头越皱越紧,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声音也越发的低沉起来:“她逼你了?”

“我……”王修苒不抬头,声音里持续带着很重的哭腔,“我不知道要怎么对他们交代。”

在王修齐的概念里,自己的妹妹再怎么样都也只是个年仅十六岁的小姑娘,很多事,她愿意就罢了,不愿意的话,就不该是她来承担的。

何况王皇后身边那些老嬷嬷都是些什么脾性的他也清楚,现在这么个景嬷嬷被派过来,还时时刻刻的盯着她,逼迫她……

王修苒会受不住的崩溃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别哭了。”王修齐伸出双臂,轻轻将妹妹拥入怀中,声音里也忍不住带了几分压抑和心疼,低低的安抚她:“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以后什么都别想了,就当是出来玩了一趟,四处走走逛逛,我马上写信回去给父亲,等收到回音了,就带你回去。”

王修苒是带着任务来的,到底他也是不敢擅作主张直接就把人带回去。

王修苒靠在他肩头,只是哭,一直又哭了好一会儿才被王修齐安抚住。

她拿帕子慢慢的擦掉脸上的泪痕,已经过来半天的蕊儿这才敢走上来,低眉顺眼道:“小姐,您眼中都哭红了,先回去奴婢给您处理一下吧,省的一会儿用饭的时候被景嬷嬷看出来。”

王修齐文言,眉头又是狠狠一皱。

想发怒,但是想想景嬷嬷的身份,最后只能捏着拳头忍住了。

“我没事。”王修苒吸了吸鼻子,声音里还是带着很浓厚的鼻音,随后又对王修齐展开一个笑容,“走吧,我先哥哥去你住的地方。”

随后王修齐就一直很沉默,王修苒把他送到院子外面就走了,带蕊儿回了自己那边。

等到撇了身后的人,蕊儿才忧心忡忡的急忙问她:“小姐,您刚才干嘛跟二公子说那样的话?不怕他做傻事啊?”

“就是为了不让他做傻事我才故意编排那些话给他听的。”此刻王修苒脸上还有刚哭过的痕迹,眼睛红肿,眸光却是冷寂且清明的,一边步调稳健的往前走,一边慢声道:“只要他不去找晋哥哥的麻烦,就什么都好说,先稳住他,我马上去给父亲写信,不能再拖了!”

她既然已经在梁晋面前立下了军令状,那就再不能左右摇摆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现在必须马上写信回去给父亲,要父亲的一个态度,她才好继续跟梁晋去谈!

终于王修齐,只要能暂时安抚住他,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也就行了。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https://www.tyxsw.org/book/12022.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妃策之嫡后难养》,方便以后阅读天妃策之嫡后难养第647章 又一个戏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妃策之嫡后难养第647章 又一个戏精!并对天妃策之嫡后难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