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思路清奇

作品:乘龙佳婿|作者:府天|分类:历史|更新:2020-01-22 10:01:13|字数:4122字

太子册封,谒庙,宫中家宴,加冠礼……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校

而对于朝臣而言,曾经母仪下十余年的皇后已经被废了,曾经被视作为东宫最有力竞争者的大皇子二皇子获谴出京,无主多年的东宫却陡然有了主人,那还有什么的?为了支持嫡长而支持大皇子?吃饱了撑着吧?

若是有这样兢兢业业的死忠派,早在皇帝废后逐子的时候,就有人去伏阙死谏陈情了,还会等到这个时候再跳出来?

于是,民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皇帝因为太子册立而赏赐给七十以上老饶衣食酒水,以及朝廷单独拿出来的针对贫民的工作机会。至于官场,虽本朝没有东宫册立就大赏群臣,人人升官的规矩,但是相应颁赐也还是有的,尤其是东宫官,更是加赏了御酒、衣料、饮食。

而太后颁赏了诸妃和公主,裕妃与和妃又主持颁赏给内侍和宫人,算是从皇帝的内库中狠狠扒了一层皮,一点都没为子省钱的意思。对此,财大气粗的皇帝挥挥袖子根本没在意,恰恰相反,心中高心他一听清宁宫中那番情况之后,立时更做出了补偿。

此时此刻,朱莹再次站在四面都是高高大大柜子,整整占了外皇城很大一块的内库当中,一如她从前常常被带进簇的情形。只不过,一贯陪她进来的人是楚宽,今却换成了吕禅。

而吕禅从前只听楚宽提过皇帝对朱莹这殊遇,今亲自在场,不由得暗自咂舌。他心头又是艳羡又是惊叹,见朱莹气定神闲环视一圈,他就心翼翼地:“皇上,大姐只要看中的东西,只要能一次拿出去的,尽管拿走。又或者您先看看册子?”

“好久没来了,我先看看。”

朱莹毫不客气地到了靠墙一个柜子处,拉开中间一个抽屉,见内中用木格分成一格一格,下头垫着软绢,赫然是一块一块玉石琢磨成的饰物,的不过是个玉坠儿,大的却有拳头大,是各种各样的玩物摆件。

乍一眼看去所有格子全都满满当当,可她却记得,昔日到这儿来看的时候,这个抽屉里的玉饰已经很明显换过一拨了,某些大件已然不见。而她并不记得皇帝曾经把这些东西慷慨大方地拿出去犒赏谁,那么就和从前一样,某些时间太长的贡品,已经被处理掉了。

当然,所谓的处理不是扔,皇帝就算想这么败家到乱送人东西节省内库空间,也会被太后骂死,只怕是漂洋过海,又或者通过其他渠道,由不能吃也不能穿更不能用的奢侈品变成了钱,又或者是变成了某些其他东西。

当初她还很时,皇帝领着她进来时过的那些话,尽管皇帝认为她忘记了,可她却实际上一直都记着:“无论君富国穷,还是君富民穷,又或者君穷国富,君穷民富,全都是祸乱之源!只有君富而国富,国富而民富,这才是下长治久安的基础。”

“所以,莹莹,你要记住,这满屋子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全都只是看着好看,其实没有半点实际价值!就如同大富之家有点钱就换成金银,甚至把铜钱串起来放在地窖里一样,那都是最短视的人才会做的!财富就犹如活水,只有让它流动起来,那才有相应的价值!”

走马观花似的一个个拉开抽屉,看看玉饰,欣赏珍珠,把玩玛瑙……朱莹就犹如在自己家似的随心所欲,后头跟着的吕禅最开始只以为朱莹一如外间传言那样喜好华服美饰,所以正在盘算能拿走更多东西,可渐渐他就觉得不对了。

因为朱莹就好像在盘点自家库房似的,开开关关,却没有取走任何东西。

直到这样的闲逛持续了快两刻钟,他方才看到,朱莹竟是随手从一个抽屉里取出一串什么珠子,直接就挂在了手腕上。他不动声色地多瞟了两眼,却见是一串玛瑙佛珠,继而就听到了朱莹的自言自语:“娘虽如今不在佛寺了,每却习惯了念几遍经,给她正好。”

给太夫人挑了一块温玉,给朱泾和朱廷芳朱二父子三人各挑了三件个头不大,可以随身佩戴的玩意,给自己选了一个镯子,给张寿挑了一个扇坠儿,朱莹就心满意足地转身出了内库。跟在后头的吕禅紧急估算这些东西的价值,最后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价值固然不菲,但皇帝却绝对会觉得不够!

果然,当朱莹回到乾清宫东暖阁,大大方方展示了东西之后拜谢时,皇帝就似真似假地打趣道:“冠服你不肯穿,赏你东西你又这么见外,莹莹你这是要成心和朕划清界限?”

“我只是细水长流,这样一来,皇上以后有好东西的时候也会先想着我。”

朱莹大大方方地一笑,随即就用理所当然的口气:“我之前在清宁宫为皇上话,并不是因为袒护,是因为我确实这么想。而我从前在皇上和太后面前没大没,也是因为皇上和太后于我来,就和我祖母爹娘是一样的。既然如此,那皇上何必和我见外呢?”

“皇上是独一无二的皇上,我也是独一无二的朱莹。”

亲自送了朱莹从内库回来的吕禅就侍立在门边,听到里头这对话,他想起楚宽对皇帝和朱莹的评判,不由得入了神。楚宽,特立独行的皇帝,就喜欢特立独行的人。

所以,强项如刘志沅,有担待如王杰,善体察上意坚持做应声虫的吴阁老,绝世而独立的裕妃,敢拿自己和儿子当赌注的朱泾,明明可以靠家世却偏偏要拼本事的朱廷芳,一心推广算学的张寿……所有这些人就和比孔雀更骄傲的朱莹一样,皇帝都相当赏识。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听到里头传来了皇帝的声音:“好吧,朕不过你!本来想封你公主,让你风光大嫁的,现在看来,莹莹你不需要吧?”

“公主的虚名,我当然不需要。但皇上如果能帮我一个忙,那我感激不尽。”不等皇帝满口答应,朱莹就立刻补充道,“选妃名册我从司礼监抢过来了,恳请皇上能够允准这些女孩子嫁个好人家。”

这一次,皇帝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就面色一沉道:“你的意思是……”

“历来宫中选美人也好,皇子选妃也好,通过海选呈递上来的那份入选大名单,很受人关注,但前提得是那些复选之后才被淘汰下去的女孩子。但是,一路到了最后终选,入了宫中贵人之眼,却最终因为各种原因落选的,却往往只能孤老终生。”

“有人是她们自抬身价,又或者见识了宫中富贵,于是不肯嫁给凡夫俗子,可要我,还不如是他们的家里担心她们嫁掉之后会让宫中贵人们怪罪,所以逼着她们孤独终老!”

“这种不成文的陋俗,因为先帝睿宗爷爷压根就没费心选过后宫,皇上您也是,所以这些年终于消停了下来,但这一次选妃戛然而止,未免不会有人乱揣摩上意!”

这种话也就是朱大姐敢!

吕禅再次倒吸一口凉气,随之发觉里头暂时陷入了难言的沉寂,他想到皇帝之前甚至没让大皇子和二皇子成婚,就先把人遣送了出京,他顿时有些拿不准皇帝的真实态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听到了皇帝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要朕给这些姑娘挑一个好人家吗?”

“如果皇上有看好了要留给太子和四皇子的,那且另,其他人我会去一一见一见。如果自己真的不想嫁人,却又是德行不错,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女孩子,那我就代表永平这个女学山长,把人招收过来。而如果不是不想嫁人,那就很简单了。”

“如果其中有特立独行的绝色美人,就让她和张琛彼此相看一面,然后让张琛去求亲呗!只要成了这一桩,冲着秦国公府长公子都敢去求娶这一点,其他女孩子家里恐怕立时就会被求亲的人踏破门槛了!”

皇帝一直都知道朱莹的思路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而真正再次见证了这一点,他还能什么?于是,击节赞赏,这就成了皇帝此时的动作!

他为什么没有在那些出身不高的女孩子当中为大皇子和二皇子选择一个,然后让人陪着他那两个儿子踏上出京之路?

因为他觉得,选一个温文贤惠的皇子妃,人兴许会甘于默默忍受这种一嫁人就被公公撵出京城的待遇,因为司礼监很有把握能选出那种从就被父母教导到恪守妇道的女孩子,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两个儿子是什么样的人。

只重出身和势力的这兄弟俩,绝对不会珍惜这样的妻子,更不会尊重!既如此,与其造成怨偶甚至于酿成惨剧,他还不如先放下此事!

“很好,就这样吧,莹莹你放手去做,这件事朕认可了!”三年后,如果两人好歹有那么一点点悔改,再行婚配也不迟!他可以在三年时间里好好挑一挑,看看有没有性格强势,比朱莹还霸道的姑娘……等等,好像真有啊!

皇帝不但点零头,随即突然若有所思地,“如果绝色美人,朕倒是记得,通州已故鸿胪少卿叶成安的孙女叶氏,生来殊艳,幼年体弱,所以长辈因大夫之言请了沧州镖局一位知名女镖师来教她武艺。”

“结果,姑娘身体是养好了,但一身武艺却也一样艺业非凡,朕看到司礼监呈上来的出身经历,曾经还打算召她入宫,让你和她交手试试。结果,她只入了复选就出了一件事,某位色迷心窍的过路恶少见她车马路过,被美色引诱,带着一群豪奴半路劫车,图谋不轨。”

“最终,护卫被豪奴缠住,那位姑娘裙刀出战,当场手刃了三个人,削了那恶少两边耳朵,然后令人将其扭送顺府衙。楚宽原本觉得人挺适合,这件事后就慌忙禀告朕,是终选无论如何不能选她。这样的姑娘要是嫁入皇宫,一个不好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这么劲爆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朱莹简直惊了!这可是足可震动整个京城的大事啊,怎么会连一点水花都没溅起来?

皇帝见朱莹的关注点歪到没法了,他不禁哭笑不得:“复选十人大名单上的姑娘,而且还是家世最好的,结果却当街被凶徒劫车,然后这位厉害姑娘还把人反杀了,这事情岂不是要闹到大?张川本来就头疼,楚宽亲自去对他不要声张,当然就压下了。”

“当然,叶家就更不想声张了。虽自家姑娘厉害,但这难道是很风光的事吗?”

朱莹终于听明白了,对皇帝的推荐不禁更为好奇,但还是忍不住嗔道:“皇上也是的,这么有趣的姑娘你怎么不早,早了我早就上门去了!”

这话得……就好像你是见猎心喜打算把人娶回家的男人似的!被逗乐的皇帝立时板着脸道:“这样的好姑娘,朕留给自己不行吗?”

然而,他的黑脸在朱莹面前,却注定碰壁,因为朱莹眉头一挑,用极其理所当然的口气:“会武艺的人后宫有啊,裕妃娘娘不就是?得陇望蜀是不好的!”

得陇望蜀才是人之常情好吧?想到眼前兴许是自己的女儿,皇帝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随即异常嫌弃地打手势撵人:“你这死丫头朕真的是白疼了,胳膊肘尽往外拐!快走快走,打劫了朕的内库,又要打劫朕看中的人,朕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走走,快走!”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皇帝撵,朱莹一点都不生气。她二话不屈膝行礼,随即就转身轻飘飘地走了,直到门前方才复又转头笑道:“我就知道,皇上一向对我最好!”

听着人那脚步声伴随着清脆的笑声渐渐远去,皇帝摸着自己那一抹胡子,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要是世人都犹如朱莹这般七情六欲藏不住,真心实意皆道来的性子,那这世上会多简单?太多时候,当皇帝的不得不做一个孤家寡人,因为不敢有知心人!


乘龙佳婿 https://www.tyxsw.org/book/12286.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乘龙佳婿》,方便以后阅读乘龙佳婿第六百三十八章 思路清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乘龙佳婿第六百三十八章 思路清奇并对乘龙佳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