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作品:我是董卓之子|作者:风漩|分类:历史|更新:2020-01-21 23:43:27|字数:4526字

董杭讲故事,周国极其安静,当然,他的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大家压根没听懂,这讲故事当然没有看电影来的直接。更何况,要想理解故事的内容,董杭还要给他们讲讲正版的西游!

这估计讲完了西游,还要讲唐贞观年间的事吧!没代入感的感觉就是,当董杭回头看时,大家全是蒙的。

董杭一拍额头,文化的差异呀!

“我觉得吧,你还是再给我们说说你上次讲的天上的事吧,几大行星来着……”

“好吧,看来哪个年代的人都对宇宙感兴趣!”董杭寻思着!

小队伍和大队伍的速度当然不一样,要是单骑马的话,下午就能到达河东郡。而要是有车驾的小队伍,就要磨到子夜了。

黑暗中,依然闪亮着星星点点灯光,那是农家之夜,其实与后世一对比,他们沿路所过的都是乡村之地!

万家灯火,就如在这大破大立的乱世之中,董杭所希望看到的那个星火燎原,常生战乱,早让汉室江山摇摇欲坠,正如董杭所做的,因为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他还需要天下人的支持,正如河东郡的改变!那是常年在黑山军的阴影下度过的百姓,在董杭一到,杀了九十几个郡县的官吏以后,虽然有许多人都在观望,但用那九十几颗头换来的,却是老百姓对董杭军的抵触小了一些。

这是良好的开端,这种事在会宁做过一次,那么河东郡就顺理成章,河东郡全境封锁,整顿完了再说。

尤其是对那些资敌者,在陈泰他们一倒,就该轮到这些人了。

不要说什么不敢动世家,封锁了全境之后,看敢不敢动他们!有隐患就要根除,若是不给他们警醒,还会资敌,那么斩了陈泰九十几人等于说未动根本。

董杭一直觉得他的智慧,就是知道,哪里的敢动,哪里的要缓打,以此一拉一打,杀鸡儆猴!

要让他们知道,这天下是汉室的,哪怕汉室摇摇欲坠,还有他董家不允许任何人触犯皇权,当然,他们董家触碰是另一码事!

他还就不信了,仅仅是动了河东郡的几家,就能让大汉陷入更大的动乱之中吗?开玩笑!河东除了卫家以外,还没有他不敢动的。

而河东卫家,自武帝卫青始,更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动了卫家只怕会有朝中官员还有世家大族的反弹,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卫家虽为世家,但在河东安邑县名望甚高,也正因为如此,安邑县反而是河东郡二十县最平静的一个县了。

除了以上两点,卫家还是汉室皇权最坚定的拥护者,族中经商者甚多,嗯,有钱,董杭觉得该拉拢拉拢!说起来,如果没有自己的到来,蔡琰的第一任丈夫就是卫家的卫仲道。

子夜,到达河东郡,几日来往来于洛阳、长安和河东的奔波,让董杭倒头就睡,终于是不用赶路了,自己这小身板,还真的受不了。

而这只要困了,他就先占了床……

“起来,别来我这里睡!”吴忧训了一句,也不知道去做了个什么,片刻回来以后,董杭就还不动弹。

“装什么装,我告诉你,装可没用,再不动弹,我把你给丢出去。”

董杭是真的睡着了,结果,吴忧还是没忍心把董杭给丢出去,不过董杭是真困了,她理解,只是她在昨晚看到伍府,想起以后,她反而是睡不着了。

有月光,吴忧打开门透透气,看到对门曹静也是打开了门,这两人啊,心事各异!

“吴忧姐!”

吴忧和曹静互相行礼!

“妹妹你怎么还没睡?”吴忧问道。

“你也不是没睡吗,我们姐妹俩啊,应该是一路人,都在想着未来会是什么样的结局,想想过往想想未来,或许真的让人畏惧!”曹静说道。

“你是又听他说什么了吧?”

“难道姐姐不是也相信吗,我能看懂姐姐的眼晴,还有姐姐的害怕,你知道吗,我那天,就在那里,看到夫君全身的恐惧!姐姐,你说,这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吗?”曹静指着董杭曾经坐过的石台说道。

“命运,怎么能够改变,我记得我下山的时候,师傅对我说,我这一辈子,会爱上一个被命运所纠缠的因果!还有师傅的最后一句话……”

“是什么?”曹静问道。

吴忧缓缓的摇了摇头。

“其实包括夫君在内,他应该是最害怕的,因为他说过,他最害怕的是因为他所知道的一切,从来都没有他自己。”

吴忧一顿……

“别人都是因为未知而害怕,而我们却是因为知道而害怕,姐姐你说,这是不是一种讽刺,难道命运让我们知道未来,却是要看着我们无法改变结局的无可奈何和绝望吗?”

“三分天下,一统归晋!”

“姐姐。你也知道这句话!”曹静问道,她记得董杭说过,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吴忧。

“这是我师傅写下的八个字,是不是与董杭所说的一模一样?”

“正是这八个字!你说我们董家到最后,会不会……”

董杭又是缓缓的摇头!

“算了,不想以后了。”

“如果能改变,想是无用,如果不能改变,想更是无用。”吴忧说道。

……

第二日,中午!

董杭伸了一个大懒腰,终于是把好几天的觉都补回来了。

“吴忧!”董杭从床上坐起。

然而也没有听到吴忧的声音!

“啥人呢是,夫君躺在床上,你一个做妻子也不知道看着!”董杭喃喃,这些话吧,也只能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说说,当着吴忧的面说,那他就是欠收拾了。

穿衣起床,打开门,看到吴忧她们坐在院里,听着可儿在说些什么。

董杭拍拍肚子,你们倒是聊的高兴,连饭也不给我拿。

“你们在聊什么呢?”

“啊,公子,我去让人把饭送过来。”可儿给吓了一跳。

嗯,在斩了陈泰以后,董杭早让女婢都各自回家。

“嗯,去吧,还是可儿好!”董杭笑道。

“切!”

又是吴忧抢镜!

“夫君,我们在说,即然夫君想要教那些孩子们,那教四五十个,和教四五百个有什么区别,就像长安的皇家学府一样。”曹静说道。

“而不同的是,皇家学府只收男孩,而我们男女都收,并把男女分开教学。”蔡琰说道。

董杭动了动脖子,说道:“你们的意思是扩大规模,然后以筹钱的名义……”

董杭直接眯着眼,这可是拉拢卫家的机会,因为卫家平常也在做善事,如果从这一点来说,董杭和卫家可以在某一方面达成共识,比如,坚定的支持汉室!也就等于,卫家在支持董家!

这样,是双方的目标达成某种平衡,这主意倒是不错。

董杭讲故事,周国极其安静,当然,他的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大家压根没听懂,这讲故事当然没有看电影来的直接。更何况,要想理解故事的内容,董杭还要给他们讲讲正版的西游!

这估计讲完了西游,还要讲唐贞观年间的事吧!没代入感的感觉就是,当董杭回头看时,大家全是蒙的。

董杭一拍额头,文化的差异呀!

“我觉得吧,你还是再给我们说说你上次讲的天上的事吧,几大行星来着……”

“好吧,看来哪个年代的人都对宇宙感兴趣!”董杭寻思着!

小队伍和大队伍的速度当然不一样,要是单骑马的话,下午就能到达河东郡。而要是有车驾的小队伍,就要磨到子夜了。

黑暗中,依然闪亮着星星点点灯光,那是农家之夜,其实与后世一对比,他们沿路所过的都是乡村之地!

万家灯火,就如在这大破大立的乱世之中,董杭所希望看到的那个星火燎原,常生战乱,早让汉室江山摇摇欲坠,正如董杭所做的,因为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他还需要天下人的支持,正如河东郡的改变!那是常年在黑山军的阴影下度过的百姓,在董杭一到,杀了九十几个郡县的官吏以后,虽然有许多人都在观望,但用那九十几颗头换来的,却是老百姓对董杭军的抵触小了一些。

这是良好的开端,这种事在会宁做过一次,那么河东郡就顺理成章,河东郡全境封锁,整顿完了再说。

尤其是对那些资敌者,在陈泰他们一倒,就该轮到这些人了。

不要说什么不敢动世家,封锁了全境之后,看敢不敢动他们!有隐患就要根除,若是不给他们警醒,还会资敌,那么斩了陈泰九十几人等于说未动根本。

董杭一直觉得他的智慧,就是知道,哪里的敢动,哪里的要缓打,以此一拉一打,杀鸡儆猴!

要让他们知道,这天下是汉室的,哪怕汉室摇摇欲坠,还有他董家不允许任何人触犯皇权,当然,他们董家触碰是另一码事!

他还就不信了,仅仅是动了河东郡的几家,就能让大汉陷入更大的动乱之中吗?开玩笑!河东除了卫家以外,还没有他不敢动的。

而河东卫家,自武帝卫青始,更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动了卫家只怕会有朝中官员还有世家大族的反弹,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卫家虽为世家,但在河东安邑县名望甚高,也正因为如此,安邑县反而是河东郡二十县最平静的一个县了。

除了以上两点,卫家还是汉室皇权最坚定的拥护者,族中经商者甚多,嗯,有钱,董杭觉得该拉拢拉拢!说起来,如果没有自己的到来,蔡琰的第一任丈夫就是卫家的卫仲道。

子夜,到达河东郡,几日来往来于洛阳、长安和河东的奔波,让董杭倒头就睡,终于是不用赶路了,自己这小身板,还真的受不了。

而这只要困了,他就先占了床……

“起来,别来我这里睡!”吴忧训了一句,也不知道去做了个什么,片刻回来以后,董杭就还不动弹。

“装什么装,我告诉你,装可没用,再不动弹,我把你给丢出去。”

董杭是真的睡着了,结果,吴忧还是没忍心把董杭给丢出去,不过董杭是真困了,她理解,只是她在昨晚看到伍府,想起以后,她反而是睡不着了。

有月光,吴忧打开门透透气,看到对门曹静也是打开了门,这两人啊,心事各异!

“吴忧姐!”

吴忧和曹静互相行礼!

“妹妹你怎么还没睡?”吴忧问道。

“你也不是没睡吗,我们姐妹俩啊,应该是一路人,都在想着未来会是什么样的结局,想想过往想想未来,或许真的让人畏惧!”曹静说道。

“你是又听他说什么了吧?”

“难道姐姐不是也相信吗,我能看懂姐姐的眼晴,还有姐姐的害怕,你知道吗,我那天,就在那里,看到夫君全身的恐惧!姐姐,你说,这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吗?”曹静指着董杭曾经坐过的石台说道。

“命运,怎么能够改变,我记得我下山的时候,师傅对我说,我这一辈子,会爱上一个被命运所纠缠的因果!还有师傅的最后一句话……”

“是什么?”曹静问道。

吴忧缓缓的摇了摇头。

“其实包括夫君在内,他应该是最害怕的,因为他说过,他最害怕的是因为他所知道的一切,从来都没有他自己。”

吴忧一顿……

“别人都是因为未知而害怕,而我们却是因为知道而害怕,姐姐你说,这是不是一种讽刺,难道命运让我们知道未来,却是要看着我们无法改变结局的无可奈何和绝望吗?”

“三分天下,一统归晋!”

“姐姐。你也知道这句话!”曹静问道,她记得董杭说过,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吴忧。

“这是我师傅写下的八个字,是不是与董杭所说的一模一样?”

“正是这八个字!你说我们董家到最后,会不会……”

董杭又是缓缓的摇头!

“算了,不想以后了。”

“如果能改变,想是无用,如果不能改变,想更是无用。”吴忧说道。

……

第二日,中午!

董杭伸了一个大懒腰,终于是把好几天的觉都补回来了。

“吴忧!”董杭从床上坐起。

然而也没有听到吴忧的声音!

“啥人呢是,夫君躺在床上,你一个做妻子也不知道看着!”董杭喃喃,这些话吧,也只能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说说,当着吴忧的面说,那他就是欠收拾了。

穿衣起床,打开门,看到吴忧她们坐在院里,听着可儿在说些什么。

董杭拍拍肚子,你们倒是聊的高兴,连饭也不给我拿。

“你们在聊什么呢?”

“啊,公子,我去让人把饭送过来。”可儿给吓了一跳。

嗯,在斩了陈泰以后,董杭早让女婢都各自回家。

“嗯,去吧,还是可儿好!”董杭笑道。

“切!”

又是吴忧抢镜!

“夫君,我们在说,即然夫君想要教那些孩子们,那教四五十个,和教四五百个有什么区别,就像长安的皇家学府一样。”曹静说道。

“而不同的是,皇家学府只收男孩,而我们男女都收,并把男女分开教学。”蔡琰说道。

董杭动了动脖子,说道:“你们的意思是扩大规模,然后以筹钱的名义……”

董杭直接眯着眼,这可是拉拢卫家的机会,因为卫家平常也在做善事,如果从这一点来说,董杭和卫家可以在某一方面达成共识,比如,坚定的支持汉室!也就等于,卫家在支持董家!

这样,是双方的目标达成某种平衡,这主意倒是不错。

我是董卓之子 https://www.tyxsw.org/book/15930.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是董卓之子》,方便以后阅读我是董卓之子第四百四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是董卓之子第四百四十章并对我是董卓之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