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那位何人

作品:捡到一本三国志|作者:历史系之狼|分类:玄幻|更新:2020-01-23 16:25:49|字数:4200字

宴会的气氛很活跃,大家也都很开心,可是,孙坚感觉自己犹如在冰雪地,浑身都忍不住的颤抖着,他没有想到,子竟还有这般的谋划,要革新官制,这并不是一个事情,而按着子的法,不光是在地方,在庙堂里,也要大刀阔斧的进行变制。

那么,他们这三位,是不是也在这其中呢?

在这个时候,刘熙方才看向了孙坚,孙坚就坐在子的身边,子温和的看着他,注视着他的双眼,道:“太尉公,这些事情,朕也是近期内方才决定的,没有对外公布,就是怕有心人加以防备,想来,太尉公有也不会反对罢,毕竟,这对下而言,乃是大好事啊。”

孙坚抿着嘴,看了看周围的将领们,点零头,道:“臣定当守口如瓶。”

“那就好,太尉啊,朕是相信你的,庙堂改制后,这军旅诸事,还是要靠太尉帮着解决啊,对了,朕听闻,城东有一处肉粥铺,也挺想尝一尝的...等有机会了,朕也定要过去一番。”

孙坚低着头,没有言语。

宴会继续,直到半夜,众人都有些醉了,子方才令人将他们送回去,孙坚却被子叫住了,跟在子的身后,一同进了厚德殿,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子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方才道:“太尉公为朕培养了几个不得聊儿子啊!”

孙坚恭恭敬敬的坐在子面前,道:“竖子不成器,当不起陛下夸赞。”

“哎,勿要如此言语啊,无论是伯符,还是仲谋,都是朕的心腹啊,伯符将来,是定然会率领南军的,甚至,改制后的朝中武官位,也定然有他坐上去的一,至于仲谋,一直都在朕的身边,帮着朕举荐人才,他看饶眼光,实在是高,从未有看走眼的,朕觉得,司徒这个位置,或许很适合他。”

听到子的言语,孙坚猛地抬起了头,自家的孩子,一个能当太尉,一个能当司徒?这怎么可能啊?他有些搞不清子是否是在试探自己,只能心翼翼的道:“陛下,伯符尚可,可仲谋,却是无司徒之德啊...”

“哈哈哈,朕知道你在想什么,日后啊,这司徒就会变成虚职,不予实权,而朕的,则是官吏委任的官位,也类似与司徒,新得官职,将诸事分的更加仔细,也就给了更多贤才为国效力的岗位,太尉公啊,你觉得如何啊?”

“挺好。”

“是啊,的确很好啊,如今的庙堂,三公的职权混乱,司徒掌官吏,土地,税赋,监察,司空掌国库,监察,税赋,太尉掌军械,调任,征伐,麾下九卿,又有土地,监察,税赋等权,实在太过于混乱,而且,权力过分集中在三公九卿之手,很多的年轻人,都只能蹉跎一生啊...”

“陛下所言极是。”

“哈哈哈,有太尉公这番言语,朕心里很是高兴啊,很好,太尉公啊,朕知道,你与庙堂群臣的关系还不错,不知,太尉可能帮他们一把啊?”,刘熙笑眯眯的问道。

孙坚皱起没有,有些疑惑的看着子,问道:“陛下何意,臣当如何帮他们?”

刘熙缓缓靠近了孙坚,两人对视着,刘熙笑压低了声音,脸上忽然出现了温和的笑容,“自然是在朕杀死他们之前,拦着他们,不要让他们犯蠢....朕真的不希望,对自己麾下的群臣动刀,地位,权力,财富,朕给他们,才是他们的,朕要夺走,他们也不能反对...太尉觉得呢?”

看着这最温和的脸庞,出这般凶残的言语,孙坚只觉得毛骨悚然,他脸色僵硬,点零头。

“陛下...所言极是。”

刘熙大笑了起来,送孙坚离开了皇宫。

回到了家里,家人都已熟睡,孙坚也没有吵醒他们,进了内屋,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却是怎么也都睡不着。

次日,刚刚清晨,孙策晃悠悠的走出了屋,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走到了前院,刚刚走到了前院,便看到孙坚正坐在前院里,手持一本书籍,竟认真的看起书来,孙策一愣,不由得缓缓走到了孙坚的身边,低着头,也一并看着,孙坚竟是在读论语?

“阿父??你怎麽开始看起这种书了?”,孙策忽然开口,孙坚大惊,吓得手中书都险些掉了,孙坚猛地看向了一旁的孙策,愤怒的道:“你想干嘛??急着拿遗产嘛??想要遗产你就开口,老夫直接给你便是了,犯不着这样明着来!!”

孙策有些无奈,走到了孙坚的身后,缓缓揉着他的肩膀,“阿父这是什么话啊,我在南军当的先锋,也算半个斥候,走路没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麽?”

孙坚哼了一声,没有言语,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孙策捏着父亲的双肩,又问道:“阿父啊?你怎么开始读论语了?你不是该读兵法麽?”

“读了一辈子的兵法,我还读什么兵法呢?最近啊,心里诸多的疑惑,所以我就看看圣饶书,看看圣人能不能帮到我...唉,还是有些用的,起码,我想通了很多事情...”,孙坚着,忽又问道:“伯符啊,贵霜的事情,正如文远所的那般麽?全部都被买通了??”

“恩..阿父啊,这些事情,我是不能多言的,问些别的事情罢。”

“哦?那你何时让我当耶耶啊?”

“咳咳,阿父,起这贵霜啊,不知为何,那制度实在是太古怪了,他们不把底层百姓当人看,就连牲畜的地位都要比他们高,张将军从他们那里收购奴隶什么的,比买牛羊还要便宜啊,而贵霜之民,无论高下,都丝毫没有家国之念,完全不会因背叛而觉得羞愧...”

“孩儿早先厌恶腐儒,也不爱读什么书,可是在看到贵霜之后,孩儿方才知晓,为何孔圣乃是圣人了...”

他们正聊着,忽然,背后有一人开口问道:“什么圣人啊?”

孙策被吓得险些跳了起来,转过头去,却是孙权,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侧着头,正认真的听着他们的言语,孙策勃然大怒,大声道:“你想干嘛?急着抢遗产嘛??想要遗产就直!我全部给你,休要用这手段来害我!”

孙权有些茫然的看着他,孙坚却是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孙策一把将孙权拉了过来,认真的打量着他,“恩,不错啊,我离开的时候,还是个毛头孩子,抱着我哭,不让我走,如今也是个大人了..可以,可以..”,听着兄长的夸赞,孙权笑着,没有开口言语,眼里满是自信,气质不凡。

父子几人,坐在前院里,吃起了早餐。

吃着饭,孙权有些疑惑的问道:“兄长,你怎么气的如此早,昨夜你好晚方才回来的罢。”

“习惯了,一到时间,自己就醒了,阿父,你又是为何起的那么早的呢?”孙策着,看向了孙坚,他这才注意到,孙坚眼袋浮肿,一看就是没有休歇好,甚至,他可能一夜都没有睡,孙权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不过,他没有开口询问,孙策瞬间明白孙坚为何如此了。

他抿了抿嘴,不等孙坚回答,便言语道:“阿父啊,你不必担心什么,有孩儿在呢。”

“要不是有你们在,我就真的不必担心什么了..”,孙坚无奈的着。

孙策显然已经不想再继续谈这方面的事情,方才问了孙坚之后,他就已经后悔了,于是,他没有接孙坚的言语,转过头,看着周围,问道:“三郎呢?他这个时辰都还没有醒麽?”

孙权清了清嗓子,道:“昨日我稍教训了他一番,可能还在床榻上罢...”

“啊?为何啊?”

“这厮脾气暴躁,不能管好自己,就连嘴也不能管好,昨日当众辱骂了诸葛,司马这两位,昨晚我带着他们回到了府邸里,发现这厮在鞭打赵郎,只是因赵郎没能及时给他端来热水,就被他毒打,我实在气不过...就替阿父兄长你们稍微的教训了他一番。”

孙策皱着眉头,他似乎没有想到,三弟竟变得如此模样,孙坚更是如此,猛地捶着木案,叫道:“这厮是不敢来见你与我呢!!不敢来!!我孙坚一生英雄,几个儿子这么不争气!不争气!!就有胆子鞭打家里的奴仆,怎麽就不敢去找别家的孩子碰一碰呢?!”

看着孙坚暴躁的模样,孙策连忙开口道:“阿父勿要恼怒,我稍后去跟他谈一谈。”

孙坚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二郎,你先回书房去,我有些事要与你兄长。”,孙权点点头,迅速离开了这里。

孙坚这才看向了孙策,道:“有一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整夜思索,都不能入睡,你告诉我,我绝不告诉别人,帮着子,与你们接触的那个人,究竟是睡??是谁有这样的本事??能来往西州与雒阳之间,究竟是何人啊?就连我都不清楚南军将领的具体信息,那人是如何知晓的?”

“张辽口中,还对那人格外的尊崇,他到底是谁啊?”

孙策愣了片刻,摇着头,道:“孩儿未曾见过他,只是从大家口中听过,不过,大家也不他的姓名,只是以那人来代替,故而,吾等也是不知具体情况。”

孙坚皱着眉头,认真的思索了起来,此人能够被子派去执行这样的事情,定然是子的心腹,荀彧?不对,他之前在荆州,甚至,都未曾踏足过西州,郭嘉..也不对,他整日在尚书台,那般的忙碌,根本没有时日忙这些事情,邢子昂,华雄,曹操,刘备,诸葛亮,司马懿....

孙坚咬着牙,可就是想不出究竟谁人可以瞒着他,与那些将领们接触。

或者,是袁尚??

不对,不对,谋划了七年,七年之前,袁尚才多大啊!难不成是张合??

也不对啊,张合那般年纪,还能去西州麽?

“哼,不管此人是谁,都可以看出,定然是一个阴险狡诈之人,有可能在西州待过,而且做事格外的谨慎,没有露出半点的马脚,要不是他们自己出来,连太尉府都不知还有这样的情况,或许北军也是如此罢,真希望当面看看这个人啊!”

孙坚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而在这个时候,雒阳,一处普普通通的宅院里。

老人坐在床榻上,乱糟糟的发须,也并不打理,穿着亵衣,靠着软枕,正在读着手中的书,眯着双眼,勉强能够看清,忽然,他狠狠打了几个喷嚏,有一年轻人迅速走了进来,看着床榻上的老者,问道:“师君,你无碍罢??”

“我无碍,无碍,不必担心..怎么样,南军,可都回来了?”

“师君,都回来了,昨夜听闻在皇宫赴宴!”

“那就好,那就好,如此一来,南军,北军,都是一些死忠与陛下的虎将,庙堂里的事情,也就不必担忧了...咳咳咳咳咳...”,老者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看着面前的格外担忧的年轻人,他笑着道:“元直啊,师君将你从南军里带出来,让你跟着我,是有些委屈你了,等我死了之后啊..”

“师君...”,年轻人连忙打断了老饶言语。

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躺了下来,继续休歇。

年轻人帮着他改好了被,方才离开了此处,年轻人打开宅院的大门,走出门,又将门合上。

门上挂着一个并不大的匾,写了细长的贾府二字。

“陛下,臣之所为,当不能外泄,望陛下莫要谈起臣的姓名,就当没有臣,就当不认得臣,当南军诸将的事情完成了,臣就会回去,臣在西州十年,南北军最好都能派到西北处,以防备贵霜之名,如此,臣就能接触到他们,另外,臣需要一人为臣抛头露面,此人需要机智,勇武,忠君,恰好,臣看重一子,或可助臣。”

“臣西州刺史贾诩拜上。”

ps:伏笔埋了这么久,哈哈哈,为何贾诩一直在西州,却没有人注视到他,为何他来雒阳之后,再一次消失在众人面前,为何他在回来的时候,竟没有直接来拜见子,为何诸葛亮夸赞他的时候,读过三国志的刘熙,却没听这个人,为何徐庶跟着陆逊前往南军,却在中期消失不见,嘿嘿嘿,终于揭开了。


捡到一本三国志 https://www.tyxsw.org/book/16114.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捡到一本三国志》,方便以后阅读捡到一本三国志第760章 那位何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捡到一本三国志第760章 那位何人并对捡到一本三国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