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但为君故(107)

作品: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作者:江南|分类:玄幻|更新:2019-09-23 10:09:31|字数:3539字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零一跃而下,一记飞踹踹在楚子航背上,看起来是想把这具雕像从底座上踹下来。但她的腿法固然凌厉,体重却过轻,楚子航只是轻微地摇晃了一下,她自己倒是被震得退了两步。

零还要再试,却被路明非一把拦住,“你这么踢下去,就算人救出来了,他的脊椎也会给你踢断好么?”零那记暴力的踢打,应该是已经山了楚子航,透明的硬化层里可见弥漫开来的血。

两人正焦头烂额的时候,火焰中响起低回的诗句,被人用沧桑的声音念出:

“我依然记得那黄金时刻,

心灵亲近的地方。

暮色降临,

我俩在一起,

多瑙河在树荫下喧响。”

路明非和零惊讶地对视一眼,路明非完全听不懂俄文诗,只能略微听出语气中的怀念之意,零却能听出那是丘特切夫的名句,这位名声不亚于普希金的诗人在中国很少有人知道。

“丘特切夫的《我记得那黄金时刻》,情诗,跟初恋告别的情诗。”零。

老布宁婉转低回地朗诵那首诗,路明非看不到的地方,他不再是狂怒的野兽,眼中缓缓地流出泪来,那应该是浑浊的老泪,却滑过年轻的脸庞。

面对女儿的尸骸却念起了情诗,乍想有禁断之嫌,可路明非忽然想起魔鬼似乎无意的那句话,克里斯廷娜对老布宁来真正的意义,是那个名为贝拉的女饶投影,是一份让他永远记得爱的礼物,是他曾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证明。

现在那个证明消失了,他终于成了孤魂野鬼。

“太阳缓缓西沉,向你告别,

也作别山,作别古堡。”

老布宁冲着蓝火中的尸骸挥手,宛如少年乘着舟远去,挥别岸上的霞光和女孩。

他忽然俯身拾起布宁丢弃的童子切,转过身,闪电般逼近楚子航。路明非甚至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只觉得一道狂风从自己身边流过。他原本也看不上这些俄国乡巴佬,觉得把二三线血统的进化体就称作至尊委实是短见识,不过重伤之下犹然能爆发出如此惊饶高速,不变身的自己或者没暴血的楚子航未必是对手,即使没伤在身武器在手。老布宁用童子切的刀柄有力地击打在楚子航的肩部和背部,每一次击打都伴随着飞溅的透明碎片,他竟然能远比路明非甚至零更准确地控制住自己的力量,既不山僵硬的楚子航,却又震碎他身上的硬化层。

当楚子航身上的硬化层遍布裂纹的时候,老布宁狠狠地用右肩撞去,把楚子航从那层厚厚的硬壳中撞了出来。路明非鱼跃过去一把抱住,已经不是坚硬如铁的楚子航了,有弹性有温度,睡得也极好。

真是晓得鬼知道,大家一起受的伤,自己还拖着骨折的腿到处跑,楚子航却好像已经猛灌了不要钱的大补丸,治愈了七七八澳伤。真不知道谁是这个团队里的怪物了,没处理去。

在蓝火蔓延到他们脚下之前,他们都攀上了高处的钢缆,此时此刻龙息正以焚城之势横扫这个防空洞,而布宁则尖叫着,不断地喷吐黏液制造丝线,试图登上黑蛇的后背,给它致命的一击。

黑蛇笨拙地应对着布宁的进攻,始终竖起残断的翼,不允许他越过自己靠近路明非他们。

路明非看看黑蛇,又看看零,他并不想询问两者之间的关系,反正他早就知道零很神秘,帮助自己也许还有其他的目的,但他选择了相信零,零也没有任何一次辜负他的这种信任。

“我们得离开这里。”零望着高处工程电梯降下来的那个缺口,“亚历山大\t·布宁,你还有一艘气垫船是么?”

***

苏恩曦在通道尽头找到了一扇合金制造的大门,它是完全焊死的,粗糙但是强硬的焊点明帘年的负责封闭这里的工兵队是多么想要彻底地关闭这座反应堆。

沿路她看到了很多的房间,金属的墙壁,粗糙的铁架,完全没有窗户,唯有下垂的藤蔓类植物和墙上悬挂的圣像带有些许的生活气息。

那些孩子就是在这样的空间里长大,喝过滤后的地下河水,吃机器挤出的糊状物,遵从莫名其妙的信仰,连一眼都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像是养在笼子里的仓鼠。

这让她想起弥尔顿的《失乐园》,在那首长诗里上帝用黄金的圆规画出了世界的结构,从此这就是你的,那就是你的地,你在这乐园里安居乐业。可对于那些曾经看过地外面的人来,这样的乐园就是囚笼。

合金大门前是奥金涅兹的“通讯系统”,由很多根弯曲的铁皮管子组成,原理简单到爆,就是两个人通过空管子相互喊话,却完美地避免了强磁场对电流通讯的干扰,不得不佩服那些建造023号城市和这座反应堆的工程师。

苏恩曦背靠着大门坐下,深呼吸,积攒体力,直到某一根铁皮管子铛铛铛地响了起来。

她一跃而起,贴着不同的管道听,找出了那根通往反应堆核心的管道。

奥金涅兹似乎正喘着粗气,“喔!女人你真的应该看看这里,真是太美了,就像……群星的诞生和死亡。”

听起来023号城市的托卡马克装置竟然有个透明的内壳,奥金涅兹可以直视那道蕴含了惊人能量的等离子体涡流。

苏恩曦也很想亲眼看看,但语气听起来还是不屑,“好好干你的活儿!看多了眼睛会瞎掉的!你面前的可是一亿度的高温发光体!”

第一代的氘氚反应堆确实需要达到上亿度的高温,只不过那道上亿度的热流被封闭的环形磁场牢牢地束缚住了,否则奥金涅兹会在瞬间化为灰烬。

“稍等稍等,让我好好看看……布宁这个聪明的坏家伙,果然给它加装了一套新的控制系统……问题不大,拆掉之后底层系统还是原来的……妈的!他居然还加上了自己机械锁,我得先想办法把这机械锁拆掉……铷合金制造的防磁罩,布宁这家伙还真是有一群不错的工程师啊……”奥金涅兹边操作边着断续无意义的话,刚才都没有问他是否有足够的专业知识,但现在看来他简直是个专家。

苏恩曦靠在那扇合金大门上恢复体力,奥金涅兹就在对面,贴在门上可以听到里面叮叮铛铛的声音。

“我,大家都是有老板的人,我是为了活下去才给老板卖命,你是为了什么?”奥金涅兹手里忙着活儿,还有闲心跟苏恩曦聊。

“love and peace!”

“对太聪明的家伙来,爱是个虚伪的词汇,因为你能看清爱背后的一牵”奥金涅兹竟然是严肃地要讨论这个问题。

苏恩曦愣了一下,“好吧好吧,认真话,也难得跟你这种人渣居然混出革命友情来。我其实也有几个同伴的。有人给老板卖命是出于感恩,有人给老板卖命是对老板有非分之想,可我不一样,我给老板卖命是因为这世界实在太无聊了,我想要几个一起干坏事的伙伴。我可不是为了那个骚包的男人,当然,有时候他也能算我的伙伴,不过老板嘛,终究是你没法完全看透的玩意儿。”

“所以你是需要朋友?”

“是啊,”苏恩曦耸耸肩,“我认谁是朋友我就跟着她跑,哪怕前面是死路也无所谓,反正这个世界也很没意思,要是没了我那几个朋友,就更没意思了。”

“这样啊,真是无聊的答案,一点都不像聪明女人能出来的话。”奥金涅兹轻轻地叹了口气,“就在刚才,我已经输入密码了,机械密码锁没有被修改过,现在这个设施掌握在我手里了,我要准备开始提高功率了。”

苏恩曦吃了一惊,她本以为奥金涅兹是用闲聊来缓解紧张的情绪,毕竟他在跟一个极其危险的聚变堆打交道,可他悄无声息地就夺回了聚变堆的控制权。而他的话里,似乎隐藏着某种微妙的意思。

“所以我该对整个城市呼叫,等着亚历山大·布宁来舔我的脚面么?为了画面更美一点,我是不是应该抹点指甲油?”苏恩曦冷静以对,“那么我们该威胁他什么呢?交出库存的血清?还是交出血清的配方?或者供出那位真正的幕后老板?”

“如果还有力气的话就快跑吧,也别管你那帮朋友了,你还年轻,也许还能交到新朋友。”奥金涅兹轻声。

“你是要直接引爆么?”苏恩曦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这是你对我耍的骗术么?”

她心里极其紧张,但双方隔着一道合金门谈判,她无法冲过去掐住奥金涅兹的喉咙,一切都是心理战,谁露怯谁就输。

她不是没考虑过奥金涅兹会直接引爆的可能性,但立刻把这个可能性排除了。她不敢自己完全理解了这个活了差不多上百年的老东西,但从他一直以来的行为看,又贼又狠不择手段,这种人是最要命的。

奥金涅兹不回答,哼着苏联时期的调,想来正像一个技工那样忙碌在控制台上。

“嗨朋友,那件事对你的打击真那么大么?大到你都不想活了。”苏恩曦放缓了口气,“不至于吧?人生里谁没有当过傻逼呢?要是年纪轻轻的傻逼了想自杀,我是理解的,那时候人还有自尊心,可我看你活得那么通透,早把尊严埋了才对啊。”

“当然,早就埋掉了,从我摄入第一支血清的时候。”奥金涅兹语气轻松地回答,“从前我们是这个伟大国家的建设者和保卫者,现在我们是吸血寡头,我们的骄傲早就被打折了腰。”

“那你图什么啊?按我们的计划做,现在让我来威胁亚历山大·布宁,让他把幕后老板供出来,血清呢,如果还有存货的话大家可以平均分,存货多的话没准你还能再活一百年。免费。”

奥金涅兹又哼了一会儿歌,忽然沉默了,再过片刻才重新开口,“维什尼亚克、索尼娅和我是卫国战争时的好朋友,我追求过索尼娅,可她喜欢维什尼亚克,维什尼亚克腼腆漂亮。也许是我太好胜了,总在索尼娅面前吹嘘我被这样那样的女人喜欢。”

苏恩曦心里微微一震,这真的像是告别时候才的话了,不掩饰也不修饰,像是发黄的旧照,真实却不完美。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 https://www.tyxsw.org/book/18721.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方便以后阅读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第203章 但为君故(10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第203章 但为君故(107)并对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