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铤而走险

作品:空间之食至茗归|作者:吃吃不是痴痴|分类:古言|更新:2019-08-29 21:53:02|字数:4450字

“娃啊你到底哪疼啊!”

王兰芝听着林人杰叫地心都疼抽抽了,但她死活找不到林人杰身上的伤口,连淤青红肿都没有,最多也是脚背上有些红。

林人杰许是哭累了,眼巴巴地叫着娘亲,说他头疼,胳膊也疼,真是哪哪都疼。

王兰芝这一听急了,这可不得了,可不要伤到内里了吧?这外面看不出来会不会受了内伤?

当即也不管什么了,跑到院子里想叫林秋白好好照看林人杰,却又像想到了什么,转个弯跑北边屋里去了。

进了屋子见林荷花正在梳头发,便语气略急道:

“荷花看一下你弟,我去叫孙郎中来给人杰瞧瞧,这要是伤到哪了就不好了。”

林荷花一听要她去管林人杰那个磨人精,立马就不乐意了,摇着身子不情愿道:

“为啥要我去?娘你不能让林秋白去吗?”

王兰芝眼神闪躲了下,继而沉声道:

“要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林荷花见撒娇不管用只好闭起了嘴,不情不愿地将头扎好去了林人杰屋。

安顿好家中,王兰芝这才急急忙忙收拾了一下出了门。

她去的方向正是与上河村相邻的岗上村,岗上村有个孙郎中,附近几个村落的人,成天有个大病小病的都找他。

这边王兰芝正急急赶往邻村,那边秦氏牙行的秦月桂却刚巧来到上河村村口,她刚想叫来一个村民问一下林家的住处,就见路上迎面走来一个妇人。

妇人低头赶路,显得一副焦急万分的样子,秦月桂见妇人体态比较胖,心说这人和林小娘子描述的那个继母倒是有一分相似之处。

不过秦月桂也没想到眼前之人还真是那林家继室林王氏。

当秦月桂离王兰芝有些近了,想要问她林家怎么走时,却猛然间发现,这妇人的长相怎么和林小娘子描述的那么像呢?

肥胖的身躯,方脸,以及左下巴上的黑痣,秦月桂越看越觉得像。

见对方好像并没有发觉她,并且还越过她往前去了。

秦月桂眼珠子一转,当即倒在了地上,发出“噗通”一声,她还扬声叫了句“诶哟。

王兰芝听了果然好奇地回过了头,见是个妇人倒在地上,年龄看起来比她稍微大个几岁,又身着绸缎,耳朵上和头上还带着金饰!

王兰芝眼睛一亮,这妇人可不像是个村里人,莫不是镇上来这的?

秦月桂发现王兰芝看着自己,便佯装着起不来道:

“这位夫人,可否来扶我一把?”

王兰芝见这衣着略微贵气的人竟然叫了下自己,还称她夫人,心生一丝得意。

见倒在地上的人不论是衣着还是首饰,都不像个乡野村妇,自己要是扶她一把,没准还能交个好。

想到这里,王兰芝脸上瞬间从打量的神色换成了极为友好的笑容,一边将秦月桂拉起,一边笑着打探道:

“诶哟姐姐你这是上哪啊?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在地上。”

秦月桂想好说辞道:

“诶呀别提了,我们这做牙婆的就是劳累命,这人找了一上午了,愣是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这不听隔壁村的人说,你们村又合适的人家,所以我才来,不想走到这里竟是一不留神摔了一跤,还要多谢夫人好心相助了。”

秦月桂这一番话不仅将自己的身份点明,还将她要找的什么人留个坑,就等着王兰芝自己问了。

王兰芝听见对方说她是个牙婆,顿时眼前一亮,牙婆可不是专门给高门大户物色仆人奴婢的人吗?听她这意思还是来找人的?找什么人?

王兰芝惊讶地问道:

“姐姐你是来找什么人的啊,我看我能不能帮一帮。”

秦月桂心中笑了,不过现在她虽然看着眼前之人和林小娘子说的继母极为相似,但也许不是呢?

于是秦月桂就笑着介绍自己道:

“我名为秦月桂,敢问妹妹怎么称呼?”

王兰芝见人家问自己名字,还左一个夫人又一个夫人的,叫的她心里舒坦地很,自然也就直接报上了家门:

“夫家姓林,姐姐可以叫我林王氏。”

王兰芝这一答,秦月桂心中立马确认了眼前之人确实是她要找的人,就是没想到人找的竟然这么顺利秦月桂不由得觉得连老天都帮她。

王兰芝就见她一说自己的名字,这秦牙婆脸上的笑都要藏不住了,还没等她说话,这牙婆就道:

“说来话长,不过也不怕告诉妹妹。我在是镇上那秦氏牙行的东家,这不几天前镇上一大户人家突然要给自家儿子挑一个伴读的书童,谁承想那原本答应卖儿子的人家变了挂,我这话都应出去了,而且那户人家现在要举家搬迁到外镇,留给我的期限也只有几天时间了,要是到时候没找到人,可不败坏自家铺子的声誉吗?”

说完也不待王兰芝接话继续倒豆子似的道:

“而且这户人家一开始可是下了好几两银子的定金呢,我这两天跑了两个村都没找到,寻思着来你们村子找一下,实在找不到只能再去别的村找了。”

王兰芝当听到给大户人家找书童时,便心头微动,家里那个小白眼狼不就会识字吗?

再听到秦月桂说连定金都有几两银子,有些念头便再也止不住地在心里疯涨起来。

最后秦月桂那句,找不到去别的村,直接将王兰芝心上最后一道防线瓦解,她急急开口道:

“诶呀秦姐姐,你先别急啊,你说说要找的小子有什么条件没有,我帮你想想村里有没有合适的?”

王兰芝此时已经说什么都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了,她打探一下对方的条件,待会自己也好编一些。

秦月桂见王兰芝脸上显然有些触动的神情,心知已经成功了一半,便幽幽开口道:

“这条件便是,需要会端茶倒水的,年龄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差不多十一二岁就行,哦对!要是会识字,年龄大一两岁也没问题。要是符合这些要求,到时候便可拿到三十两银子的赏金。”

秦月桂知道林茗的弟弟现如今十二岁,所以说大一两岁纯粹是迷惑王兰芝的障眼法,要不然事情太巧也会引起人家的怀疑。

果然,当王兰芝听到前两个要求是,心中一阵狂喜,再听到后面,就差没有笑出声了,还大什么一两岁啊?她家里可不是有一个又会做活,年龄十二,还会识字的人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她刚才离家的时候还可怜她的人杰受个伤都没钱看病,家里的积蓄早就被她那个死鬼相公败光了,偏偏他只会花不会赚,成天在外头喝酒连家也不知道回。

她嫁到这林家还以为能过上吃喝不愁的日子,谁想到这样的日子还没过一两年,家底都被那个死鬼相公喝光了!她一人带着两个娃,成天守着快要见底的米缸过日子!家里还有一个讨债鬼要抢娃的饭吃!

为了那个讨债鬼,亲家还和她闹掰了,她之前还想着靠这门关系以后林人杰上学不用交束缚了呢!

这一个撕破脸以后林人杰要去哪里读书?这几个村子就沈家开了个私塾,要不然只能去镇上了,可镇上的束缚是她能负担地起的吗?

就光是那一年三银子的学费她都没有办法,更别说还有其他纸笔的花用了!

想要这里王兰芝不禁悲愤不已!她的儿以后可是要当官的人啊,可她现在却连读书也供不起!

好在!

现在老天开眼了,竟然送上门来这个机会!

这下子她要是将林秋白顺势卖了,到时候拿到三十两银子,那人杰的束缚钱岂不是不用发愁了?!

不过……

王兰芝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东胜律法她还是知道一星半点的,她记着,这买卖原配的子嗣可是触犯律法的,而且那惩罚还不轻。

要是被别人发现了,那她……

王兰芝这边的后顾之忧秦月桂当然知道,于是她便假装摇头叹息道:

“唉,想必妹子你们村也没有合适的娃吧?罢了罢了,我再去东边的村找找,之前好像听说过一户人家有会识些子的娃,就是好像已经十三了,年龄是大了些,不过要是实在找不到也只能凑合凑合了。”

说完秦月桂向王兰芝道了声谢,便慢慢转头,做出一副要走的模样。

王兰芝一看有些急了,脑子里还没想,手上却有了动作。

只见王兰芝一把拉住秦月桂,脱口而出道:

“秦姐姐,这哪是没有啊!这合适的人可不就近在眼前吗?!”

见秦月桂满脸疑惑,王兰芝快速道:

“是这样的秦姐姐,不瞒你说,我家老大如今年龄正好十二,家务活是一把手不说,还一直在私塾读书,识字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鱼儿终于上钩喽!秦月桂心中松了口气,面上却疑惑不解道:

“那…方才妹妹为何一副为难的样子?”

王兰芝想也不想说道:

“这不是有些舍不得我家老大吗?”许是因为心虚王兰芝说完瞄了一眼秦月桂,随后为了谎话更真实些补充道:

“秦姐姐你看啊,我家老大读书好,家务活也做的好,要不是因为家中太艰难,我实在不想将他卖掉的啊!”

王兰芝其实刚才也想过要不然就将实情告诉这牙婆算了,到时候两人就算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毕竟她卖林秋白是触犯律法不假,可这秦月桂要是明知林秋白是她继子还买,也是触犯律法。

到时候两人只会共同保守着这个秘密,比她一个人要安全多了!

可是当她听到别的村还有能凑合的人,就知道这招行不通了,到时候她要将实情告诉这秦月桂,要是人家怕了,直接去找那个十三岁的可咋办?

况且,她不是说那个大户人家马上就要举家升迁到外镇了吗?

这人都走了,要想露馅被别人知道估计也难,而林秋白哪里,她有的是方法让他闭嘴。

再说了,她今天算是被林秋白死去的娘亲给唬住了,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是真因为林秋白那个讨债鬼,影响到她的儿女就不妙了。

既然他那死鬼娘亲是跟在林秋白身边的,那只要林秋白走人,那她和人杰荷花就不会受影响了不是?

所以这么一想,王兰芝就想好了接下来的对策,只见她向着秦月桂颇为苦楚道:

“秦姐姐啊,你可不知道我这日子过得有多苦,我相公成日里只会在外面喝花酒,家底都被掏空地一干二净,今日我小儿子生了病都没钱去请大夫。”卖完了惨又接入正题道:

“妹妹是真舍不得我那大儿子啊,只是家中现在太过困难,他在家里也吃不饱人瘦地和麻杆一样,所以还不如让他去给大户人家做了书童,哪怕吃顿饱饭呢。”

说完还掩着面装作哭了几声。

她说林秋白瘦也没说错,也先给这秦牙婆一个印象,别到时候见了人不满意嫌太瘦就不好了。

秦月桂看着王兰芝做着戏,心中升起好些厌恶,但无奈面上却要佯装理解道:

“苦了妹子,也罢,我方才还想着既然妹子这么不舍,就不勉强妹妹你了。

可现在妹妹这样说,你放心,秦姐姐为他找的那户人家绝对的良善人家,绝对不会苛待你儿的!”说着还拍了拍王兰芝的肩膀安慰她。

王兰芝见秦月桂这么容易便信了她说的话,还反过来安慰她,便知道这场买卖一定能成,随即停止了假哭道:

“那好,可否让妹妹回家嘱托一番我儿,也让我好好和他道个别?”

嘱托是假,想办法让林秋白闭嘴不要将事实泄露才是真。

秦月桂心中冷笑,她自然知道王兰芝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可恨的是对方还要装作一副慈母的样子,真是让人厌恶至极!

或许起初,秦月桂心中还有些怀疑,这王兰芝究竟是不是像林茗说的那样恶毒,可事到如今她已经可以确定林茗没有说谎。

她身为一个人贩子,成日里也不少和这些活不下去,要靠卖儿卖女过活的人家打交道,是真舍不得还是装作舍不得,她看地比谁都清楚。

秦月桂不想和这种人再说什么,直接点头道:

“那好,我明日早上再来,大约辰时就能到,妹子可要记得要在村头接我啊。”

而王兰芝却想了想道:

“这样吧,明日妹妹直接将我儿带到镇子上去,也不用劳烦姐姐再跑一趟。”

这村子里人多眼杂,还尽是些遭雷劈的玩意要是这秦月桂听到了些风言风语,不买林秋白了怎么办?所以王兰芝才说明天由她将人带去。

到时候回来就说林秋白嫌弃家里太穷,和游走的商贩跑了,这样村里的人也不会起疑心,即使起了疑心也想不到真实情况,更抓不到她的把柄。

秦月桂现在心中连个冷笑也欠奉,也不想谴责王兰芝的狠毒,这世界上像她一样的人多了,为了钱铤而走险不顾道义与律法。

虽然是她设计将王兰芝引入圈套,可但凡对方顾及道义与律法之中任何一个,也不会走入这个圈套。

所以有句话说的不错,上当受骗的,不是蠢就是贪。而这王兰芝恰恰是后者!

“那便依了妹妹所言,妹妹还记得早些来,不要耽搁,我这还等着去交差呢。”


空间之食至茗归 https://www.tyxsw.org/book/19669.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空间之食至茗归》,方便以后阅读空间之食至茗归第三十四章 铤而走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空间之食至茗归第三十四章 铤而走险并对空间之食至茗归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