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他就是他

作品:宫廷夜雨十年灯|作者:合眸一瞬间|分类:古言|更新:2020-06-30 13:36:04|字数:2085字

“陛下患了隐疾。”

隐疾?我捂着嘴笑了起来,若是生兰所为,倒也是极有可能的。

然而到了晚间,生兰从一经街取药回来时却一脸茫然,“我没有给他用毒啊,我随便用毒就能将他置于死地,何必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陛下请娘娘前去宣政殿。”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宣政殿的女官走进来请安到。

“青芷,”生兰张了张嘴,又低下了头。

“走吧!”我扶着那女官的手,沿着御花园的石子路向宣政殿走去。

“女官贵姓?”这女官看着三十岁上下,却很是面生。

“臣释一。”她恭敬答道。

“释这个姓倒是少见,不知释女官是哪里人?”她地下的眉头有三分面善,仿佛在哪里见过。

“臣是土城人,三岁便随父母到云城经商。”她依旧弓着腰。

“哦?”这就怪了,西齐后宫本来就很少有女官,倒不是因为没有人,而是因为女官与宫女不同,正如青越身边的称心,无论是家世、学识还是人品都需要层层筛验,方能获封,获封后有官衔、品级,享俸禄。能通过筛验的本就是凤毛麟角,但这释一却出身商贾之家,显然是破格受封,不知她有何能耐,或是立何大功?

“陛下,”楚瑾埋着头看着奏折,并不抬头看我,我只得依规矩行了礼。

“你来了,”他挥挥手,释一便退了下去,“今日朕请你来有件事需与你商议。”

“何事?”

“朕已查出害你之人,”他显得极为疲倦,靠在椅背上揉了揉额角,“是瑰宝所为。”

看来楚瑾已查出了事情的真相,只是不知他要如何处置?我静静地看着他,等他亲口告诉我,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当然还有诺、林芝。”他叹了口气,“如今瑰宝已嫁到西戎去了,朕也无可奈何,至于林芝,你想怎么罚她?”

“陛下觉得怎么罚合适?”我挑了挑眉,他将话题递给我,不过想借我的手,轻轻揭过。

“朕觉得,就将她囚于凤藻宫如何?”他交握着双手,靠在桌案上,带着恳求的语气,“毕竟她失了麟儿,这也算是对她的惩罚了。”

“是。”我心里暗恨,但是却还是做出顺从的样子,“臣妾谢陛下。”

“你当真愿意就此揭过?”他略显意外地站了起来,走到我跟前,“你不怪朕?”

“臣妾知道,陛下与她青梅竹马,她又刚刚失了儿子,难免会对臣妾…”

“阿芷,”他似有触动,在我唇上落下深吻。我心里慌乱不已,双手不由自主地将他往外推。

这抗拒的姿态却彻底惹怒了他,他连抱带拽将我扔到软榻上,欺身压着我,赤红着双眼低吼到,“看着我!”

他已有许久未在我跟前自称“我”了,盛怒之下扭曲的面容让我惊恐不已。

“不要,不要!”我心里早已没有他的位置,又如何能够轻易便从了他?

“江青芷!”他双手攀上我的脖颈,额头上冒出了青筋,再用上半分力便能让我窒息。

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死在他的暴怒之下时,他陡然松开了手,颓然地伏在我身上,有温热的泪浸湿了我的肩窝。

我害怕再次惹怒他,一动也不敢动,片刻之后,他翻身坐在榻上,轻轻到,“你走吧!”

我支起颤抖的身子,极力拢好身上凌乱不堪的衣裳,一边提防他反悔一边快速地下了榻。

“等一下!”他低喊了一声,我吓得动弹不得,呆呆地现在门边。

“外头冷,披上这个。”他将红木围屏上的披风为我披上,又绕到我面前将丝带系好。好看的丹凤眼微微发红,双唇紧抿,带着一丝倔强。

“快走吧!”他打开大门,微凉夜风瞬间扑面而来,确实有点冷,下意识裹紧了披风,快步走回兴庆宫。

此时夜已经深了,敬喜仍然守在宫门口,见我头发散乱,急切地问道,“娘娘这是?”

“无事,”我低声到。关了宫门,才发现自己已经虚脱,敬喜急忙扶住我,“可要请生兰姑娘过来?”

“不要声张,让她们准备点热水。”进了主殿,我已失了力气,只能歪在榻上。

很快便有宫女抬了木桶来,倒了热水后我挥了挥手,她们便退下了。

温热的水慢慢浸软了我青一块紫一块的僵硬的身体,让我瞬间便活了过来。

“你,还好吗?”

嘶哑的声音从屏风外传来,我急忙扯下纱衣盖在身上。

“丑奴?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他一如既往地答非所问,言语中的紧张却一览无遗。

我迅速穿了衣裳,转过屏风来,看见他正背对着屏风直挺挺地站着,不由得心里一动。

“丑奴,”我靠在榻上,迷蒙着双眼到,“你知道我刚刚从哪里回来吗?”

“宣政殿。”他撇了一眼我若隐若现的婀娜,便迅速转过头去,耳根悄悄地染上了一丝红晕。

“哦?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西齐皇后。”他依然无动于衷,眉毛却轻轻挑了挑。

“嗯,你过来!”我向他勾了勾手指,他大吃一惊,僵硬着身子不肯挪动一步。

“无趣!”我挥了挥手,转过身背对着他到,“去吧!”

“给,”他递了一个瓷瓶子过来,“上好的伤药,搽搽吧!”

我一手挡开,闷闷地到,“左右我的死活你也不在意了。”

一场雨毫无征兆地落下,雨打芭蕉的声音甚是动听,除了雨声,殿内却再无任何声音。

“丑奴!”我猛然坐了起来,想起他并没带伞,现在出去会不会被雨淋湿?

但是除了桌上的瓷瓶,再也没有任何痕迹能够证明他来过。

他一定就是蔺栩,尽管我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就是他,除了他,再无任何一个人会对我千里相随,清风伴月。

我将那瓷瓶拿在手中,静静摩挲着他手指的余温,经年之后,他终究还是回到我身边,尽管我们都已双鬓斑白,面目全非,这样的失而复得让我落泪。

“蔺栩,”我喃喃地低喊着,苦后余甜,庆幸中带着心酸,总之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不清道不明,让我又哭又笑。


宫廷夜雨十年灯 https://www.tyxsw.org/book/49331.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宫廷夜雨十年灯》,方便以后阅读宫廷夜雨十年灯第一百四十五章 他就是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宫廷夜雨十年灯第一百四十五章 他就是他并对宫廷夜雨十年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