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蒜泥儿失踪

作品:凤平乾坤|作者:宋峦|分类:幻言|更新:2020-08-01 23:25:38|字数:2142字

海榴苑。

一灯摇曳,一大一两个身影围着桌子正在啃猪蹄。

洪渊大嚼着软烂的一块猪皮,瞅着也在大快朵颐的蒜泥儿,“这可是珍馐馆的招牌酱肘子,味道是不是很惊艳?”

蒜泥儿把头埋在手捧着的肘子里狂啃,喘息的工夫,回应道:“这些寻常的鸡鸭鱼肉再美味,比材地宝还是差些的!”

洪渊斜了他一眼,伸出油乎乎的爪子,一把就把蒜泥手里的肘子抢走了。

“这么嫌弃就别吃!”

蒜泥儿正聚劲儿,准备一头再扎进去啃肉呢,被她这一下子整的,扑了个空。他摸摸啃到桌边的尖牙,双手一撑,就上了桌子,开始回抢。

“啊……你手油!”

“还给我……”

一大一的玩闹声在偌大的佐霞别院回响。

“为了个肘子,至于吗?”

黑心肝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洪渊转头去望的时候,肘子被蒜泥儿一把夺回。

太州被黄龙搞得乌烟瘴气,自打他登基后,几乎日夜理政。受不了宫里的规矩,她和蒜泥儿才躲出来的。出入吃喝,都自由。

“你这大忙人,怎么有空来这儿了?”

黑心肝坐到她旁边,笑的玩味,“听这话怎么酸酸的?嫌我来的少?想我了?”

洪渊斜了他一眼,继续专注啃肘子,“少自作多情了,我们有吃有喝,能玩能睡,想你干什么?”

百川轻笑,把手中的瓷罐放到桌上,瓷罐上面扣着一个瓷碗,他拿下来,把罐子中的液体倒进碗中,递过去,温声道:“冰过的酸梅汤,正好解腻!快尝尝。”

洪渊瞅瞅自己两只油亮亮的爪子,放弃去端,就着他的手干了一碗。凉爽适中,酸甜生津,她觉得她还能再啃俩肘子。

“痛快!”

百川宠溺一笑,“痛快了就快休息吧!都快子时了!”

洪渊和蒜泥儿对视一眼,齐齐朝向百川,笑的乖巧,“吃完就睡,您快回去吧!”

百川一脸“意料之直的表情,丢下一句,“不要太晚哦!”便回宫了。

看他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一大一油爪子击掌,然后又各自把头埋进了肘子郑

下半夜,洪渊惊醒!从桌子上爬起来,睡得有些懵,忽觉少零什么。

在她对面的蒜泥儿,不见了!

她扫了一眼屋里,没找到。于是,用手试了试蒜泥儿刚才应该趴过的地方。还温热,人还没走远!

想到此,她忙招呼全院的侍女帮忙寻找,犄角旮旯、茅厕都寻遍了,也没发现。

站在院中,夜风穿过佐霞别院的院门呼啸灌入。

她瞬间清醒了不少,蒜泥儿被人掳走了!而且,此人武功高强,善于隐身,专长迷药。不然不会在她眼皮底下把人带走,还是堂而皇之的从正门离开。

想到此,她拔腿去追。

门外只有一条路,往北是去尚京城中,往南就是其他州郡。国师死,副使也是死的死,关的关,尚京应该没有仇敌了。而且又是黑心肝的地盘,蒜泥儿被掳进尚京的可能性很。

她往南望了望,夜路漆黑,不见半个人影。她扯了匹马,往南追去。

事实证明,她猜得没错,没追多远就在路边发现了一块油光发亮的蹄筋,并没有沾上尘土和草屑,很是新鲜。

洪渊笑笑,这娃还挺聪明,知道留记号指路!

就这样,她一路跟着记号追了一一夜,忽觉不太对劲儿。

回想这一路看到的蹄筋和碎骨头记号,拼起来够十头猪的肘子了。所以,这些记号可能已经不是蒜泥儿留下来的了。

掳走蒜泥儿的人,可能目的并不简单。一路抛记号,其实是想引她跟上。

快亮了,朝霞映红了眼前的整片山。爬过这个山头,就是饶州的地界了。难道那人是饶州人?他掳走蒜泥儿有什么用?为什么还要引她去饶州?

“扑棱棱……”

半山腰的树林一阵乱颤,忽然飞出一群鸦雀。

洪渊凝眸去望,半山腰有人,不心触及树枝,才惊起鸦雀的。会不会是那个人呢?

想到此,她便一头扎进了山中,继续追踪。不管那饶目的是什么,蒜泥儿在他手中是肯定的。无论如何,她都得追!

尧安镇,是饶州最北边的镇。

饶州多水,家家户户临水而居,黑瓦白墙、桥流水、画舫渔船……宛如走进了一幅水墨画郑

两国交界的边境镇,出入境的人都应该被严查身份。但是洪渊进城门的时候,无人盘问,甚至没人搭理她,守门的侍卫自顾自喝茶闲聊,显然有猫腻。

若非不是特意嘱咐,他们绝不敢这么玩忽职守。如果饶州的国门这么好进,那么各国的探子、细作必定满街走了。长此以往,国家不保。

能吩咐守城门的人故意懈怠的,最起码是这尧安镇的城主,甚至可能是更大的官。她到这个时空,还未到过饶州,怎么会和饶州的官僚扯上联系?

在她沿河迷茫之际,她又看见了一块蹄筋。

在停泊着的一个两层的画舫旁边,画舫彩帘飘飘,窗棂雕刻了精美的花草图样。一杆上书“赵”字的黑色旗子立在上面,有些不搭调。

一行打扮娇俏的女子正一个一个的上船,有的抱着琵琶,有的挥舞着团扇……谈笑声如莺燕,走起路来腰肢细软,窈窕扭动如风中杨柳。

一个怀抱着古琴的美人儿在队伍里格外显眼,古琴对她来很是沉重,只是抱着立在那里片刻,美人儿已经香汗淋漓了。

洪渊瞥见,嘴角闪过一丝坏笑,上前道:“古琴沉重,我帮姑娘拿上船吧!”

美人儿警惕地看着她,怀抱古琴的手紧了紧。

洪渊露齿一笑,很是阳光,“姑娘莫怕,我是船上侍候的,必不会抢了你的琴去!”

美人儿一听,方松了一口气,赶紧塞过去,用帕子擦拭着脸颊的汗珠。

“有劳了!”

洪渊嘿嘿笑着,在她后面插了个队。

登船的木板通道旁立着个黑脸汉子,一个个仔细盘查着姑娘的底细。轮到美人儿了,美人儿递上一片写了“筝鸣坊”的竹简,黑脸汉子看了看就放行了。

洪渊垂着头跟上,黑脸汉子伸手一拦,才要问竹简呢?她就朝前面的美人儿扬了扬下巴,举了举古琴,示意“我也是筝鸣坊的!”

黑脸汉子看她一脸的市侩讨好,认作是教坊的侍女,嫌恶道:“上吧,上吧!”


凤平乾坤 https://www.tyxsw.org/book/51707.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平乾坤》,方便以后阅读凤平乾坤第119章 蒜泥儿失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平乾坤第119章 蒜泥儿失踪并对凤平乾坤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