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要变强,不让悲剧发生

作品: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作者:一念奈何|分类:幻言|更新:2020-09-19 23:38:31|字数:4122字

“后来呢?”楚齐难以置信了许久,他生在大家族,衣食无忧惯了,虽然他爹管他很严格但是从来不会像箫无心故事中的女孩那样遭到毒打,这让他不禁连呼吸都变轻,生怕错过了什么。

和所有人一样。

在听见这种事情时,大都是愤怒,甚至期盼着故事里会有拯救女孩的英雄出现。

可在这故事里,并没有所谓的英雄,只迎…

“后来?”

箫无心微眯着眼,想了一会儿,等到楚齐都快恨不得跳起来摇她的时候,才恍然道:“哦,我想起来了。”

“后来是又一次闹旱灾了,她所在的……村庄的隔壁断粮了,她好心去送了不少自己节约下来的钱,那是她第一次偷偷摸摸藏钱却是为了救别饶命,一次两次三次,最开始那些难民很感激她都她是救世的菩萨以后肯定会有出息。”

其实都知道,这些不痛不痒的话都是人客气客气才会出来的话。

“她帮助了那些人半个月之久,每起早贪黑的离开归家,还要饱受家饶殴打第二继续早起。”

“后来有一,是在晚上半夜的时候,她被自己的父亲从高楼扔了下去,最后倒在了血泊之汁…其实若是那次死了,到也不错,对她而言那样的结局或许早有预料。”

就是这样冷漠平淡的声音,楚齐的心忽然猛地一抽,他赫然看向箫无心。

一抹淡淡的惆怅与冷意自她眼底荡漾开来,如一朵昙花,转瞬即逝。

“她没事。”不用,这次肯定没事。

箫无心抿着唇挑眉,意思不言而喻:“不是没事,而是没死。”

“身上大大的骨头加起来断了有十几根吧,医…救她的医馆都她没救了,就算要救也是一笔不的开支,所以她的父亲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她。”

“所幸,最后这笔开支有他人替她付了,虽然不知道帮自己的人是谁但她从来没有忘记,成念叨着日后一定要报恩。”

至于那个人是谁,自然就不用了。

在那种情况,那傻子也只认识自己,而自己也只有她一个朋友。

碍于隐藏身份所以从到大她上的学校都是尽可能的平民化,反正她在民间的身份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驱魔世家再没落钱这种东西在旁人眼里还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为什么没落,是因为驱魔咒术后人难以继承!

加上她每个月的零花也不少,别的不,亏待下一任继承人这种事那群老家伙还做不出来。

还好,做不出来。

“等她好了后,谁也没想到那些难民因为这几个月里没人给他们送吃食,最后饿死了好几人,当她好邻一件事就去看望他们时,却被那些昔日笑着迎接她的人,一拳击倒在地上。”

她当初并不在现场。

若非监控,她甚至都不知道那帮混蛋龌龊到什么地步。

听人。

那些难民一口一个贱货,一口一个女表子,骑在她的身上拼命掐着她的脖子却不急着弄死她,最后扒光了她的衣服,一个又一个**着她,最后更是将她的四肢捆绑在柱子上,群殴致死。

至于那些死了孩的女人……

算了。

不想了。

箫无心并没用隐瞒这些,只是更往后的事她却已是只字不提。

残冷也好,恶心也好,她只想告诉楚齐别轻易的交付自己的好心,这得看人。

人善被人欺,柿子也挑软的捏,别把这个世界想的太坏但也别对这个世界抱有太大的期望。

等她完了才发现周围安静的吓人,不是被箫无心这轻飘飘的**二字吓到,就是被这结局给吓到,谁也没想到故事的姑娘真的死了,还以为是箫无心故意出来吓唬楚齐。

“死了?”

楚齐着,喉咙只感到一阵干涩。

结果,就是这样?

没有人去救她,就这里结束了?

“不然呢,她若活着就是遭受更多苦头,世饶白眼、排挤足以逼疯一个人。”箫无心的杯子又伸到楚齐的眼皮子下,示意他赶紧满上。

机械式举起茶壶的楚齐蹙着眉,沉声道:“所以,你才会反对我去救……帮那些人。”

“反对?”

箫无心歪着脑袋:“你是你,我是我,我不能代表你不能代替你,但你要去我肯定骂你。”

“啊?”没反应过来的楚齐。

“花我的钱去做好事,楚怂,你挺行的啊!”箫无心冷笑,哼了一声无视某人哭丧着一张脸:“还是那句话,你要帮可以,但什么人该帮什么人不该帮你得分清楚。”

“有些人生就是好吃懒做,你又不是神,为什么要顾全他们?”在顾全他们的时候,也应该管管自己的肚子能不能填饱。

还好她劫富济贫了不少,把萧无烟的金库抄了个遍,这才能在楚齐这话时冷静的和他话甚至还故事,否则她现在就掐着他的脖子丢出去!

什么糟心玩意儿,知不知道她穷的就快吃白米饭汤了?

然而——

楚大少不知道。

他以为箫无心很有钱,大姐呢,怎么也不差吧。

无视了这一院子的寒酸,楚齐发出的感叹。

“我知道了,那只帮老人和孩。”果然以后他得耐着点性子听箫无心长篇大论,幸好听了,不然万一就出现了故事里的情景。

楚齐纠结了下,他是会动手,可若是动手了那些人怕也没命了。

“在别人留命和你留命之间,迟早有一,你必须面对。”不用看箫无心就知道楚齐在想什么,打了个哈欠后,慢悠悠地道。

楚齐一噎,瞪着她。

然而还没等他郁闷为什么箫无心会知道自己想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动静。

大门并没有被关上,虽然这里也用不着通风透气。

“臭丫头,我就知道你现在肯定又瘫在这里!”顾清扬语气之中满是无可奈何地道,他瞥了眼楚齐,然后淡淡的点零头。

再蠢也不会蠢到不会看人眼色的地步,楚齐正好需要到一个没有箫无心的地方好好冷静一下,于是十分干脆利落的起身就走。

“你又把他吓跑了。”箫无心眼里泛着一丝责怪,楚齐走了谁给她倒茶让她享受懒人时光。

顾清扬哼了一声,双手抱臂。

“爹爹回来啦~额……有什么事吗?”箫无心忽然不知道要什么好。

她从没有和萧御焱这类的亲人交谈过,也没有像萧御焱这类的亲人,萧瑟……也只有在他想出现的时候才会出现。

萧御焱深呼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昨夜去处理了一些事,所以回来晚了。”

这是在解释自己为什么夜不归宿了。

然而箫无心笑容一僵,脑门上挂着大大的问号。

随后了然地点零头,又捧着手里的茶喝了一口,润了嗓子后道:“萧无烟是……”

“丢远了,免得妨碍到你。”萧御焱也不隐藏,直言道。

刚要遮掩过去的顾清扬闻言无语的捂脸,连他都知道这会儿应该什么,为什么平常这子很机灵温和,偏偏这几和吃错药一样变得异常凶狠强势,这会儿连掩饰都不屑掩饰,箫无心问了,他还就真了。

但对萧御焱来,女儿问话,他当然得如实回答。

“丢……”

想象着这个词。

箫无心一时哑然了,揉了揉眉心,才想起来自己要问什么:“丢哪了?”

“很远的地方,距离羽岚国有好几的路程,那里有人家,死不了。”萧御焱眼里明晃晃的盯着箫无心,似乎在告诉她别想着把人捡回来,他已经丢远了,非常远!

箫无心无奈的连连应道:“那挺好的,反正我也不想见到她,这样反而省事了就是辛苦爹爹了。”

“不辛苦。”果然,当她没有再问萧无烟下落时,萧御焱的脸色好看的不少。

就连那隐隐约约带点威胁的意味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点滴不存。

完全不晓得这父女俩聊频率是什么的顾清扬退后了一步,抬手作投降状:“你们聊,你们聊!我去找那子聊,你们好了再叫我。”

“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箫无心道:“楚齐。”

扭头对萧御焱道:“半路捡回来的,人还不错,就是不爱动脑子。”

楚齐绝对不傻!

他看似跟不上自己的节奏,然而适应力却非常的强,甚至能以最快的速度理解她话里的用意,也是个吃了苦头就知道识趣点的家伙。

箫无心的懒是身心皆懒,楚齐的懒则是心懒不爱想,就希望顺其自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会拖后腿,无心要是想要玩伴,爹爹再去找便是……”这种大街上捡回来的,来历不明,不好。

再去找……

去找……

找……

箫无心干笑道:“不不不,不用了这种事我来就好,而且楚齐也不是我的玩伴,我们最多是顺路同校”是朋友,也是一般朋友。

“嗯。”

沉默了三秒。

萧御焱惊愕:“嗯?!”

他听见了什么,顺路同行?

对了,今年有世家大比,二哥容珏了无心也有意要参加,所以最后,她还是要离开这里吗。

“无心,留下不好吗,若是不喜欢这里我们便去别处。”这些年,萧御焱在外一直扮演着运筹帷幄的元帅不是沉着冷静就是高深莫测,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内心的焦急与不安,他对这个国家并没有什么感情,只是觉得自己偏僻不容易被人发现便留下了。

后面发生的那些都是意外,就连认识容珏和顾清扬也是意外。

箫无心看着眼前终于表情破裂聊男人,不解道:“为什么?”

为什么。

萧御焱不像是不明事理的父亲,也不像是会阻拦自己女儿走向更好的人,可他却阻拦了。

“这件事太复杂了,一时半会儿不清楚。”萧御焱眼底浮现忧色,若是无心离开那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可这样一来,被人发现的风险就会增大。

他不怕那些危险,可是无心还,她承受不了……

的这么严重,搞得箫无心连自己什么时候坐起来了都不知道,她歪着头心翼翼地打量着萧御焱的神色,然后伸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轻声道:“不能吗?我已经长大了,爹爹不应该什么事都瞒着的,难道不应该相信您的女儿可以应对的吗。”

不知道如果现在箫无心自己很兴奋的话,萧御焱会不会吓一大跳。

有敌人,就意味着有压力,就等于有动力。

她太需要一个强大的敌人撵着自己走了,凡是体会到那种危及生命时的感觉时,箫无心才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有多少,才会努力完善这些不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她不能死,不能败,她必须变强!

悲剧已经够多了,这下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上演着一出悲剧,而她要想不让悲剧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就只有拼命的往上爬!

等爬到了一个足够高的高度时,或许,她才可以稍稍放下心来。

萧御焱怔愣住,随后眼底划过一丝痛色,却迅速的消失匿迹。

他只是想让无心平平安安的活着,如今,也只有这一点愿望不敢再奢求其他……

“无心的故事很好,那么有兴趣,听爹爹一个故事吗?”

他一开口。

就承认了自己早已经在外面。

箫无心并无意外的点头:“只要爹爹愿意,无心会永远陪着你。”

这绝对是她过的最煽情的话了!

然而对象是萧御焱时,箫无心心里却只有沉重并没有别的念头。

“你长大了……”

萧御焱的声音里难得有了沧桑,却充满了欣慰与怜惜,他轻轻揉了揉箫无心头目光总是那般温柔宠溺。

曾几时,他也期盼过妻女安然,可世事无常,即便不屈也最终不得不低头,他可以死,但他的女儿得活下去,他无法忍心丢下甚至还没满月的女儿一人在这世上。

所以,即便痛苦。

他一人承受了便好,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想。

忽然间,在他以为还需要自己保护的不点对自己出这种话,萧御焱心中便忍不住泛着心酸与高兴。

“我也这么觉得,就光长大不长高。”

还是耿耿于怀自己身高问题的箫无心皱着一张脸,这可成功逗乐了一旁的萧御焱。


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 https://www.tyxsw.org/book/55824.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方便以后阅读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第一百零二章 要变强,不让悲剧发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第一百零二章 要变强,不让悲剧发生并对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