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话 岁月如歌(9)

作品:天间录|作者:深海独仙|分类:都市|更新:2020-10-17 20:25:33|字数:3241字

神仙居是一座古代名山,山上雾霭缭绕,重峦叠嶂,因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闻名于世,终年来它的山水、崖洞、石峰形成的六大奇观吸引过不计其数的游客,是一处名副其实的人间仙境。

在满腹诗书气的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天然的吟诗作对场所,去烟霞城里买几壶酒,往山中的石亭里一坐,手握流云绸缎,目观八方绝景,小酌一口,那等滋味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描述得清的。可惜现在还未到五月份,否则若能品尝到这里的杨梅,也是一大美事。

然而这样的美景,到了魏文苍眼里,也就一般般,对比王晓天和曼筱璃的惊叹,他毫无波动。

虽然他算不上才华横溢,但好歹也是半个诗人,他就对这连绵起伏的群山不怎么感冒,因为在他记忆中爬山可不是件快乐的事,所谓美景,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没有霖胧作陪,世间再靓丽的东西都无法让他注目。

他们正坐在一辆奥迪车里,行驶在被太阳余晖洒满的道路上,司机大叔对着他们描绘着这里的风土人情,坐在副驾驶座的魏文苍时不时敷衍地“嗯”上几句,显得心不在焉。

和他想的一样,秋若雅果然没有来,她的理由是卡片被男朋友给撕了。其实也无所谓,他不在意,习惯了,而且毕竟都是有男女朋友的人,他们各自疏远也没什么不好的。

或许透过车窗所能见到的大致景象已经让王晓天和曼筱璃视觉疲劳,他们在后座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舞会。

魏文苍与司机大叔则是默默地听着。

“这个舞会,我们真的真的不用跳舞?”曼筱璃从大腿拍去王晓天那只不安分的手。

“是啊,筱璃,你这个问题都问了三遍了。”王晓天打了个哈欠,“欧阳老师说我们只需要坐着看别人跳舞就好了。”

“可是我想跳啊。”曼筱璃有些不高兴。

“你……会跳交谊舞?”

“会啊,六年级的时候我妈给我报过国际舞蹈班的课。”曼筱璃想了一下,“时间太长我都快忘了,所以上个月我一有空就会在体育馆偷偷练习,虽然现在还说不上完全标准,但摩登舞这类还是马马虎虎能跳的。”

“不是吧。”王晓天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是什么妖孽天赋啊?学啥啥都会?”

“哼,有我这么全能漂亮的女朋友,够你吹嘘一辈子了。”曼筱璃抬起小脑袋,像只骄傲的天鹅。

“是是是。”王晓天只能讪笑着应和。

“诶,你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东西?欧阳老师,还有防……”

王晓天连忙捂住曼筱璃的嘴,悄声道:“不是说好了吗?舞会结束再告诉你。”

曼筱璃瞪着眼睛扯掉他的手,撅起嘴不说话了。

蓬虹北路是一条盘山公路,蜿蜒曲折地环绕着与神仙居相邻的景岩山,在地图上这条公路是没有防空洞的,所以王晓天对司机大叔的说法是开到这条公路的路口就可以。

司机大叔也乐得清闲,毕竟这条盘山公路可不好开,不仅陡峭、狭窄,边缘还没有防护栏,哪怕是老司机开上去都会提心吊胆。

下车时魏文苍有些恍惚,大学四年的光阴就要这样过去了,可他似乎什么也没变。假如他没有任法然,那么他现在可能还在为找不到实习工作而头疼,至于霖胧,他也没有能力可以让神州妥协,未来或许会在痛苦中过完平凡的余生……

如今他成为了浩者的一员,借助任法然的力量走向了人生巅峰,即便是死,也轰轰烈烈。

按理说他应该是感到庆幸的,哪怕是仰天大笑都不过分,可现在他却没有任何的高兴,因为这一切,都不是他自己得来的,而是任法然给予他的。即便任法然反复强调他与他之间是一体的,他的能力就是属于他的,魏文苍也还是无法觉得理所当然。

他就是这么一个不相信美好的人,渴望美好,却不相信它,真是讽刺。

所以习惯了黑暗的日子,忽然某天出现了光明,他第一时间感觉到的不是温暖,而是不安。

这种不安,越接近光明,就越强烈,而这场舞会,就是一种光明。

要是霖胧在就好了。魏文苍心想,只要有霖胧在,他就能忘却不安。

现在是五点三十分,从这条公路驶过的车辆已经极为稀少。

王晓天牵着曼筱璃的手沿着边缘小心地往上走着,因为怕曼筱璃着凉,他还特意把风衣脱下来披在她的毛衣上。

“肚子好饿。”曼筱璃苦着脸说。

“再忍忍,到舞会就有吃的了。”王晓天揉了揉她的肚子,然后蹲下身把左手贴在了路面。

安在问他们故意没有告诉王晓天魏文苍防空洞的具体位置,不过没关系,参加舞会的浩者一般都应该是用高速移动赶过来的,也就是说,可以用检测型自然正能探知他们的方位,这就等于是知道了舞会的地点。

“你在干嘛?”曼筱璃疑惑地看着他。

既然决定坦白,王晓天倒也没有避讳曼筱璃,不过现在还没到解释的时候,他只是说了句“安静”,便沉默下去。

曼筱璃看不到分散体状态的检测型自然正能,不过魏文苍却是见到有一圈圈蓝色的波纹从王晓天手掌释放出来,朝地面周围扩散开去,又逐渐隐匿。

笼罩一座山的范围并没花费王晓天多少时间,所以他没有保持这个姿势太久,而是站起来细细感应,他的脑海,已经浮现出了整座山的轮廓,还有一个代表他自己的红点。

约莫三四分钟后,他忽然感觉到有一股高速移动的正能从他身边经过,这股正能前行了十秒钟左右又往上移了几下就消失了。

他立马锁定了另一个红点消失时的位置。

“跟我来。”

王晓天领头开始慢跑,曼筱璃居中,魏文苍末尾,列成一队跟他在背后。

就这样跑了一千多米,曼筱璃有些喘气的时候,王晓天忽然停了下来。

他靠近山体,拨开一片类似刻意遮掩的植被,终于发现了一条不起眼的阶梯。

这条阶梯是由大小不一的岩石拼成,歪歪扭扭,每块岩石的间距很不均匀,方位也十分凌乱,粗略一看相互好像没有什么关联性,加上起步的几块岩石也被隐藏了,很容易被忽略。

“我敢打赌。”曼筱璃拎起黑色的裙摆,随着王晓天大步小步地走上石阶,“这是我二十年来最疯狂的一次经历。”

“我觉得也是。”王晓天耸肩。

沿着石阶到顶,他们便算正式踏入了山林当中。

杂草丛生的地带,忽有一条被清理出的土路,土路尽头处有一个其貌不扬的浅灰色拱形石洞,石洞旁边是一个投放邀请函的红色铁圆筒,圆筒的上方,安在问笔直地伫立在一个小山丘上,军装军裤,一双锃亮的军靴将山丘的峰顶踏平,目光犀利而坚硬。

这处防空洞与盘山公路的垂直距离大概是二十米,横向距离也不是很远,穿过一片树林,绕着这座山走几十米路程就能望见。

王晓天远远看到守洞的安在问,惊喜地加快了脚步,心中却是忍不住吐槽:我了个去,上校啊,您是上校啊!而且还是组长兼班长啊!穿着这么一身干净整洁的军服站在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土丘上面守着防空洞,跟个无关紧要的看门保安似的,这违和感也太强了吧?

咦,似乎安老大已经守过学校大门了?那没事了。这么想来好像还是在这种深山老林的防空洞里举办舞会更疯狂一点?

然而王晓天看着眼前这个被爬山虎或藤蔓覆盖的石洞,忽然就对舞会没有期待了。

“老……安师兄。”王晓天好悬没有把老大这个词喊出来,没办法,得先稳住他女朋友,否则她又要跟个好奇宝宝似的问东问西了。

“嗯,把邀请函放进圆筒,就可以进去了。”安在问有些诧异王晓天对他的称呼,但也没有什么排斥,嘛,毕竟听起来年轻了好多岁呢。

曼筱璃张了张小嘴,她看到安在问的第一印象就是好高、好壮。她个人对男生的容貌方面还是比较挑剔的,如果满分是十分,安在问的样子大概只有刚到及格线,但他这种是属于不太惊艳却很耐看的类型,比起王晓天,他给人的感觉靠谱多了。

虽然曼筱璃对王晓天的行为一头雾水,不过出于礼貌,她也随着叫了一声安师兄。

“喔,这就是你的女朋友吧?真是个漂亮又聪明的姑娘。”安在问毫不吝啬地赞赏。

“咳咳,还好,一般般吧。”王晓天谦虚地摆手,然而那欠揍的笑容却是看起来比谁都得意,“安师兄,你不参加吗?”

“我得站到舞会结束。”

“好辛苦啊,这样不会孤单寂寞吗?”

安在问:“……”

魏文苍就这么安静地看着王晓天与安在问扯皮撒狗粮,心说这货真是跟高中的寝室长一样贱啊。

闲聊了几句后,王晓天才算是拨开藤蔓牵着曼筱璃走入了防空洞。

魏文苍看了眼安在问,默不作声地跟了进去。

安在问对他点点头,却发现他似乎不怎么高兴。

安在问其实是很关心魏文苍的心理状况的,不过以后者的性格和能力可能更适合独处与自我调节,所以如果没有出现什么糟糕的情况,一般他也就不会过问。

事实上,不仅是魏文苍值得关注,王晓天同样也是,毕竟这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人能成为朋友还一起觉醒了自然正能本身就充满着巧合与离奇。

“真是两个神秘的小家伙。”安在问感叹。

天间录 https://www.tyxsw.org/book/57911.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间录》,方便以后阅读天间录第七十六话 岁月如歌(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间录第七十六话 岁月如歌(9)并对天间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